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中产对孩子留学其实很理性  

2015-08-12 10:0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每天工作都是“蛮拼的”,有时朋友会问我,都不缺吃穿了,还那么认真,挣那么多钱干吗呀?我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存够一笔钱,将来可以送女儿出国留学。

  这丁点梦想,没什么了不起的。可以说,这就是现在中产家庭的普遍追求。事实上,我身边众多朋友都把子女送到国外读书了。这里想强调一下,别以为他们就是多么有钱的人,很多也就是我这种工薪阶层,就算拼命干活,一辈子也发不了多大财。很多人把孩子送出去留学,自己都是被扒了层皮。就像我,女儿现在才十岁,刚读完四年级,我都连续为她“固存”几年留学费用了,真的很累呀。

  累,不代表不理性。作为家长,没有几个人愿意拿自己的血汗钱去让孩子到外头不学无术,旅游镀金。而且,很多将孩子送出去留学的家庭,都不是“人傻、钱多”,恰恰相反,他们很有开放意识,很有文化理性,正是看到国内高等教育的弊端,才做出这种选择。很多家长对孩子留学,从学校选择、课程审视、职业规划,都进行过细致的调查研究。而且,对自己孩子在国外学习生活,也有着很理性的管控。我接触过很多留学生,他们不仅成绩优秀,而且很有独立精神,在国外学习生活也克服了很多困难。

  现在中国留学生与上世纪末公派留学生是不同的,留学人员成分更加多元化,学习领域非常广泛。有报告称,2014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到45.98万人,创近年来人员总数新高。其中,自费留学形式占出国留学总数的90%左右。而且,近年来,我国出国留学人数与留学归国人数呈双向增长态势。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中国留学生是自费出国学习,然后回国创业就业。可以说,这些中国留学生不仅是各自家庭的“心头肉”、“顶梁柱”,对国家来说也是重要的力量,为社会发展放出重大的“人才红利”。

  我说了那么多,也就是强调,关心中国留学生群体的权益、情感、安全,应该迎来重大转身了,不要再像过去那样,带着过多道德审判的目光看待这个群体。

  最近,中国留学生在澳洲悉尼大学挂科引起争议,很多人看法还是很粗暴简单。一看到“中国留学生”,就乱贴身份标签,搞道德评判,认为“留学生都是官二代、富二代”、“出国的留学生多是差生”、“留学生只会花家里钱”。面对中国留学生出现大批量考试不及格,很多人轻易就把板子打在这些留学生身上,认为是他们学艺不精。其实,连校方也没有把板子直接打在留学生身上,没有否认这种结果可能是受新考评机制影响,可能与考试改革有关。更何况,校方还被质疑,可能是借挂科来赚取每人5000澳元的重修费。

  在真相还没弄清之前,对中国留学生遇到生活问题,遇上学业难题,遭受权利困境,遭遇利益损害,不应进行简单的道德评判,不应以漠视冷漠姿态,来将他们扔在孤岛,让这些“联系松散的土豆”,去和学校这样庞大的组织机构进行博弈。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最大的不理性。在今天,如何通过合理的议程设置,为解决留学生困难寻找系统性、科学性、规范性的方案,来确立为留学生提供及时救助的责任主体,特别重要。

  随着中国开放程度越来越高,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队伍不断壮大,相信有越来越多的家庭会把孩子送出去看世界。对待中国留学生,现在也应像对待国内大学生一样,去尊重他们的权利,去维护他们的利益,去呵护他们的情感。他们在外面受到侮辱和损害,事关公民权利,事关国家尊严。中产阶层对待孩子留学已经很理性,现在他们最需要看到的,是社会理性和公共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1335)|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