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优雅的教育生活  

2015-03-18 13:4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早上,我送女儿到校园门口,都有一个心愿,就是从那一刻起,她脚下踩的,都是净土,内心充溢的,都是宁静,所有的时光,都能过得缓慢而又优雅。

  这是我梦想中的教育生活。作为曾经的教师,现在每天辅导女儿的父亲,我无数次想过,到底什么才是最好的教育生活呢?最终,我心内固化的教育生活形态,是“优雅”。我认为,今天的教育,只有向优雅转身,才能真正通往独立、自由、文明。

  遗憾的是,现实中,每天都有极不“优雅”的教育现象在发生。

  最近,广西玉林容县一所中学为迎接前来视察的领导,让数百学生冒雨做操表演,现场领导则打着伞。对此,校方回应,打伞因前来视察的老领导身体弱,怕其经受不起风吹雨打。还有一种说法,学校称,就算下狗屎也要做操,更别说下雨。

  我很不情愿再去重复这样污秽的说词,也不希望用这种噱头来烘托事件的丑陋。但是,“学生冒雨做操,领导打伞观看”有图有真相。以我从教经历来判断,学校的“狗屎”说词在今天的教育用语中,也实在不算是超越了尺度。有太多教育工作者的狠话和脏话,让我每次碰触,心中都有一种锐痛。

  还是要忍痛举例。去年,黑龙江哈尔滨的一个高中班主任在教师节演绎过向学生“索礼骂人”时的丑剧——“穷嗖、抠嗖的、死德性,要你们这帮废物,关键时候狗屁都不当。为你们操心狗屁都不懂,一群废物……谁该欠你们,必须××对你们好啊。你们咋那么没人性呢?”还有一个我更难忘记,那就是我曾听到一个老师在批评女生说,“你既无貌,又无德,更无才,做妓女都没人要”。

  如此失去优雅的教育生活,实在太可怕了,很让人绝望。北大章启群教授曾感叹,“我们的时代,举世茫茫,从市井小民、商贾优伶,到军警政法、官员学者,能寻出几个风清骨峻的优雅之士?能找到几个才情并茂的优雅之女呢?……一个失去优雅的国度,无论她的人民多么富足,却免不了总带着俗陋、野蛮的气息……”

  那么,今天,教育者为什么还是丢掉了应有的优雅,依然不能用文明去说服学生?

  这是因为,如今的校园文化太糟糕了。校园已经不是净土了,到处充斥着媚权文化、功利文化、暴力文化、虚假文化等等。于是,才有“冒雨献操”这种一脸媚态的校园奴性,才有应试教育下的分数囚徒,才有野蛮恐怖充斥校园的丑恶现象,才有教育表里不一的作假事件。

  在我心中,优雅的教育生活,就有齐邦媛在《巨流河》里写过抗战流亡时代的南开中学。不论是校长张伯苓,还是那些老师们,在那个动荡年代,都表现出令人折服的优雅和文明。

  比如,校长张伯苓说,“研究学问,固然要紧,而熏陶人格,尤其是根本。”有个叫孟志荪的国文老师,教杜甫诗时,声泪俱下,让教室里弥漫一股幽愤悲伤,久久难消;有个教数学的伉老师,大家都穿棉袄、草鞋,他独树一格,穿着白西装。学生作弄他,用墨汁淋到白西装,大约有半个身子,他的回应依然不乏可爱。在那个艰难时世,齐邦媛在中学校园首次觉得人生活着真好,有了生存的自信。

  这就是优雅,就是从容,就是气度,就是文明。现在是到了重建校园文化的时候了,教育工作者不能再丢掉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的公民精神了,必须以人格教育,让学生拥有真正美好的教育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