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岂能为息访而让访民当“信访主任”  

2014-06-29 15:3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农民李华成在5年前因为征地款谈不拢,成为一个“偏执”的上访户;去年10月,成都青羊区信访局聘用他担任“信访调解室主任”,来调解、抚慰访民情绪;4个后,他又站在接待大厅接待窗口前,重新做回了访民……(据6月26日新京报)
   
    从一个访民变成“信访官员”,然而又重新做回访民,李成华这样的身份逆转被媒体普遍聚焦。一个访民的身份遭际,也成为一个透视当前解决上访问题陷入某种困境的重要切口。

  李华成变成“李主任”,这样的“升迁”,不是因为他有上访经验,让政府部门觉得有必要进行“师夷长技以制夷”,来把他当人才引进,来通过他的“独到”手段去调解、抚慰访民情绪。恰恰相反,只是因为李华成本身就是个“难缠”的访民,他不断的上访行为,让当地政府部门支付了巨大代价,从地方形象到维稳经费都“让区里很头疼”。于是,才通过这种“招安”手段来进收买安抚,达到既降低维稳成本,又能将他变成棋子工具的目标,以图实现维护稳定的诉求。

  也就是说,地方政府部门之所以要将上访户变成一位“官员”,说到底,也只是基于维稳目的,在用非法治化的手段解决社会矛盾。问题是,这样的“权力赏赐”,由于没有将问题纳入到法治框架下解决,把权力当成议价的筹码,注定会亵渎民主程序,闹出了巨大的笑话。更重要的是,随着民意不断觉醒,敷衍愚弄民意的权力作派,注定会被识破,也会受到民意更大的惩罚。

  “其实我是弼马温”,李华成后来也清醒意识到自己头上戴着那顶“官帽”的本质。工作的无力感、访民朋友的疏离以及意识到自己只是维稳对象,都让他选择回归访民的真实身份。李华成的访民人生,很多时候,也正是由于这种简单粗暴的“人治”手段,让问题不但没有解决,矛盾的雪球还越滚越大。比如,李海华因为征地款而上访,后来被以“非法携带证据”的原因行政拘留,再后来连自己儿子报考军校也因为上访行为政审无法通过。这一切,不仅是访民的人生不堪承受之痛,更是公共治理不应承受之重。

  这种权力与民意进行博弈的过程,就是当前解决社会矛盾方法的一种现实写照。现在,一些地方处理社会矛盾,总是掉进“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不闹晚解决”的维稳思维怪圈,而简单以行政手段来解决这种矛盾,看似容易提高效率,可以暂时应对民众情绪和舆论压力,但是,这种支付政府的公信力的行为,最终会因为葬送民主政治的程序正义,让民众不断丧失对法制的尊重和敬畏,给社会治理带来更大的困境。

 李华成受聘信访调解室“主任”后,职责就是“给访民普法、讲道理”。当他做回访,走司法程序时却被告知“还是适合上访”。只有把解决上访问题扭回到法律框架下,才是一个理性而善治的政府的必然选择。遗憾的是,现在一些访民一边要面对权力以各种非法治化手段,来软硬兼施,连哄带骗,甚至不惜使用这种“给糖吃”的发放权力身份的手段,一边又是对着访民紧关闭的法治大门,这种“不信法”的息访模式,这种以牺牲司法权威和政府公信为代价的维稳模式,只会让上访陷入治理困境,让维稳支付更大成本。

  毕竟,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就是,制度不是用来议价的筹码,权力不能作为赏赐的工具,任何离开民主与法治的社会治理,都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也不可能真正传递公平与正义。

  评论这张
 
阅读(6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