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野蛮的乡村  

2014-03-31 08:2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乡村挤进城市的人,在回望过往生活的时候,经常沉醉于乡土风情的朴素自然,轻易就会忽略乡村社会沉重的痛苦。真正的乡村绝不只是纯朴与安宁,还有太多的野蛮与残忍。

  泼妇与恶霸,是野蛮乡村的罪恶制造者。来看一起最近发生在四川达州的恶性事件。当地一名村妇胡某日前手持木棒,将两名放学回家的覃姓男童打晕,然后扔下悬崖摔死。村民普遍反映,胡某是一个泼妇,是当地一霸,平时经常跟张三李四吵架,如果有人与她发生争吵,她就常常对那家人的牲畜进行毒打或下毒。没想到,这一回,她直接将毒手伸向了孩子,制造出惊天惨案。

  人性凶残到如此地步,到底是为什么?事发前几天,胡某和两个孩子父母发生过矛盾。覃家修房子拉材料要经过胡某胡某家门口的道路,胡某借口那是她家地盘,阻扰车辆通行。覃家不得将沙石砖头卸载在外面路上了,眼看天要下雨,为避免水泥泡汤,周围村民都来帮忙背水泥。这让胡某心里觉得不舒服,才对孩子们下了毒手。

  这样的乡村矛盾,给人感觉有点一地鸡毛,真不应该激起人性如此大恶。问题是,乡村恶人,往往就是这样的匪夷所思,凶残程度又总会超出人性底线。最近,从四川达州杀童案展示的泼妇野蛮可怕,到山东平度纵火案暴露的村官狠毒阴险,在证明,乡村恶人并不都是满脸横肉的凶徒,有时会是蛇蝎心肠的村妇,有时会是衣冠楚楚却人面兽心的村主任。最可怕的是,很多还有一张根本就不具备任何辨识度的面孔。

  比如,去年引起人们极度震惊的山西汾西男童被伯母挖去双眼事件,就揭露一个更加隐秘的更为野蛮的乡村世界。人性可以扭曲残忍到将罪恶毒手伸向亲人,并且是以灭绝人性的恐怖手法进行加害,连身边人也难以相信。这样的乡村,不仅说明存在严重的失序状态,更说明人性伦理处于严重断裂地带。

  今天,在我们谈论乡村的时候,不要再去过多吟唱田园牧歌了。野蛮的乡村是真实的存在,必须引起足够关注。我每次回老家,父母邻居都会说起乡村恶人。有恶霸泼妇,也有阴狠扭曲之人。在他们眼中,恶人就是乡村最大的“名人”。大家在茶余饭后,给他们贴上“地痞”、“流氓”、“黑社会”、“狠人”之类的标签,但是,一旦见到这些人,都毕恭毕敬,端茶送水,生怕有所怠慢。那些恶人往往还是各村各镇的“能人”,有的成为土豪,有点当上村官镇官,飞扬跋扈,目中无人。

  在网上各种论坛贴吧里,也经常有人在控诉乡村恶霸的罪行,横行乡里,欺男霸女,鱼肉百姓。这类事件,鲜少被所谓的主流媒体曝光报道。这种现象,或许是因为那是一个被操纵媒体所谓的城市精英认定的非关联人群,是无法带来直接利益的用户。不只是主流舆论对乡村社会存在着严重的关注偏失现象,体现在国家公共治理层面,不论是来自国家层面的行政权力,还是被寄予治安管理的法治权力,往往都很难真正进入乡村社会的语境。

  比如,在达州杀童案这起事件中,当地村主任就说,“我们处理过无数次她的事情”。问题是,村官这样的底层自治权力,没有扼杀人性之恶,也没能阻止更大罪行的发生。这本身就说明,当前乡村的底层自治,已经出现严重的失序。这个依附于土地之上,没有太大人员变动的“非陌生人社会”,没有了过去那种倚靠老人的权威、教化以及乡民对于传统伦理服膺就可以完成公共治理的时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国家法不能及时有效介入乡村社会,人性之恶就会得到生长变异,制造出一个更加野蛮的乡村。

  更大问题是,国家法在面对乡村社会的时候,又总会出现严重无力的状态。值得提醒的是,国家法的构建前提,本身就需要一个与之匹配的社会秩序,就需要一定水平的社会文化支撑。不能不说,国家法的很多语境和逻辑,是依附于城市所在的民间社会。而在知识文化相对落后的乡村社会,人们很难将国家法律并成自己的知识,来纳入到生活逻辑之中。恰恰相反,这种枯燥的、陌生的、城市语境的法律知识,往往又会让村民感受到某种压制性,从而遭遇到内在强劲的抵抗。失去乡村社会应有的民间自治秩序的支撑,法治在乡村社会失灵自然也就成为一种常态。

  当传统伦理处于沦陷断裂状态,当国家法难以融入乡村社会的语境,有太多的人心在乡村那片天空里,一边承受礼崩乐坏之后的变异扭曲,一边又没有得到礼俗宗法的约束。这样一来,幽暗人心与罪恶人性就会游荡在一个难以被公共治理聚焦的所在。这时候,我们也就根本不能再指望,曾经充满朴素人性的乡村,能够远离野蛮与罪恶。

  评论这张
 
阅读(126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