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死在家中的孩子  

2013-06-22 12:3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世间若是真有六月飞雪的灵验,此时,天地之间就不会是烈日肆虐,而应飘洒着为南京江宁那两个死去的女孩哭泣的泪水。

  这两个女孩,只有1岁和3岁。她们死在家中,被发现时,尸体腐烂。邻居说,她们父亲犯罪被抓,警方每个月补助两个孩子800元钱,孩子有吸毒史的母亲拿了钱不管孩子,两个孩子可能是被饿死的。

  这样的非正常死亡,让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与悲伤。在这个国家现在几乎所有成年人嘴上都习惯于挂着“梦想”两个字的时候,有多少人曾经听到在一个被牢固铁锁封闭的空间里,有两个小女孩在为求生发出幼小生命撕心裂肺的最后呼喊?

  孩子,到底谁让你们死在家中?

  我不想再用任何恶毒的言语去诅咒这两个孩子的父母。就算他们真的被雷劈上一万次,也还是换不回那两个孩子的生命,也改变不了孩子生前曾经遭遇过的噩梦。他们丑陋的人生与罪恶的灵魂,不配用来置换孩子的纯洁生命。这个世界,她们来过。最纯净的眼睛,看到的是最大的肮脏与丑陋,亲情与世情,让她们带着最大的痛苦、惊悸与绝望,最后返回天堂。而那些人性的、社会的、制度的罪恶,她们幼小的心智,还来不及弄懂。

  曾经没有人听到她们苦痛或饥饿的哭声,接下来,这个世界又会有多少人为这两个女孩的命运去哭,或者去骂呢?我知道,一个世界如果哑吧太多,聋子也一定越来越多。面对灾难与罪行,说不出与听不到,也不过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到时此刻,我还不知道这两个女孩的名字。但我清晰记起一个在成都曾经被活活饿死的3岁小女孩的名字,她叫小思怡。

  十年以前,同样也是六月,有一天,小思怡的母亲被警察抓走。从那时起,她就再也没有等到妈妈回来带给她吃的,生命被饥渴与黑暗一点一点吞噬。那样的情境,让我不敢想象,一想就是锥心的疼痛。

  小思怡母亲曾经恳求过警察照料她关在家中的孩子。然而,因为警察的失职,求助的声音最后并没有转化成孩子最渴望的食物与光明。后来,有多名失职渎职的警方人员被送到审判台上,当时有人坚称无罪,有人忏悔落泪。

  当年,3岁幼女饿死案曾引发全社会极大的反思,有一种共识就是,还应该有太多人需要站到人性的、伦理的、道德的、法律的、制度的的审判台上,接受拷问与测量。

  十年轮回,何必如此?小思怡的悲剧在南京江宁重演,令人不堪。更不堪的是,亲情的人性伦理更加泯灭,警察的司法救济仍有缺陷,社会的公共援助依旧断裂。

  当然,有太多细节问题,还值得去进行深度的梳理与思考。比如,恶父毒母的人性之迷如何破解,警务人员的职责边界如何厘清,社会力量的守望相助如何固化。其实,每一个命题都不新鲜。问题是,这些命题一个细节不完善,恰恰就会残酷到让人们付出非正常死亡的代价。

    但,生命的代价不应残忍到要人类一次次去面对天真与脆弱的孩子以死亡姿态向这个世界宣扬不公。比如,克拉玛依曾有太多的孩子死在大火中,汶川曾经有太多的孩子死在废墟中,成都小思怡和南京两个小女孩子死在家中。

    中国,天大地大,都是我家,孩子,你为何死在家中?是的,他们死于权力,死于天灾,死于人性,死于社会,他们的人生值得哀悼。国家和社会,人性和制度,都应为有这样的非正常死亡而感到羞耻,为之忏悔。

    那么, 从此,让我们像记住小思怡一样,也记住南京江宁这两个死在家中的孩子。让我们不要再用更多这样的生命来敲响诅咒人性和拷问制度的钟声了,更不要让这样短暂的声音很快消失,接着面对街市依旧太平,人性依然麻木,制度依然失灵。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