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故事照亮历史  

2013-04-15 10:0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候,在我老家街头的大柳树下,有个说书的场所,那里经常挤满听故事的人。那时我经常会坐在那里,听历史上那些奸臣与忠良,才子与佳人的精彩故事,从中渐渐懂得一些忠孝仁义礼智信的道理。

  不过,现在人们似乎正在慢慢对故事失去了谦卑,特别是在精英主义的目光打量下,故事总是会被披上一件“陋俗”的外衣。最近,央视《百家讲坛》也在被一些专家说成是故事会,认为那种走勾栏、瓦肆、天桥、茶馆的讲故事路子,文化品位太低了。

  我也算是一个渐渐不喜欢《百家讲坛》的观众。不过,我从来都不认为,是讲故事的方式弄坏了这档节目,而是觉得,很多站到《百家讲坛》上的说书人,没有带来好的观念和价值。李大钊认为“历史观者,实为人生之准据,欲得一正确的人生观,必先得一正确的历史观”。我和很多不喜欢于丹的人一样,觉得好好的儒学到她那里,就经常跑到犬儒那条道上了,弄丢了儒学反专制讲人性这些本质,我不相信,她能带给那些疯狂粉丝有益的人生观。

  如今的人们正在普遍参与到公共议题的表达中,很多人都对情节和细节失去了耐心,看待历史和现实,也很快就跳到价值立场和是非判断这个层面了,故事也越来越不再像过去那样,可以照亮很多人的未来人生。听故事的失去耐心,讲故事的手艺衰落,一个没有故事滋养人心的时代,很多观念就难以刻到人心深处,很多常识之道也都失去了传播途径。

  故事是什么?最直接简单的看法,也就是那些有情节有细节的过去之事。尽管人们经常会说历史故事,但是,研究历史的人却是很少把故事当历史,否则最多也就是“野史”。可是,历史由谁来说,才有事实真相,才是价值正当,这显然又是更重要的问题。如果书写历史的笔只是握在权力手中,谁又敢说,那些被民间讲述的故事,不是对历史一种重要的文化记忆呢?

  历史的确太过庞大,历史学让我们看到的,也多是“大历史”。历史既成事实,不需选择。只是,书写历史的笔尖又必须面临选择,这种选择,也是处处离不了一个“大”字:大事件,大框架,大价值,大道理。于是,“小事”不在历史,“人性”常被忽略,当历史并不充沛完整,传统的观念价值又怎能没有偏失?

  比如,写过《大历史不会萎缩》的黄仁宇,是把历史演变摁在一个总体坐标来观察其流向,认为历史是“可以在数目字上管理”。这种看历史的框架和枢纽,当然有着重要的价值,但是,我会常想,看历史,真的不能忽略那么多的偶然,不要轻视那些历史人物的冲动呀。否则的话,忽视个体细节感受体验,我们看到的历史,总还是有太多混沌与幽暗,那样的大历史也会萎缩。

  历史的记忆与判断,仅有历史学是不够的。故事,也是对大历史的一种文化记忆。用故事扩大视野,用故事体验情境,历史可以更加饱满,更加有血有肉,可以更好地摆脱现实对历史的束缚,让历史和现实重新拥有一个适合观看的距离,重新拥有一个呈现观念的角度。

  从这个意义讲,我不认为在勾栏、瓦肆、天桥、茶馆这些场所讲述的历史,情节就全不真实,价值就都不正当,品位就很没高度;倒是挤上《百家讲坛》这样国家文化平台的说书人,甚至一些被写进历史教科书的东西,有时却很可能偏离事实真相,有悖价值正当。

  那个常从特殊之处着笔写历史的美国著名汉学家史景迁,曾经这样询问:“究竟怎样一种价值观念,或者怎样一种文化,与历史的经验和共同的民族起源相互影响着,将中国人紧紧地维系在一起?”如今我们看待当下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当然需要到历史记忆中寻找那种与现实的共通性,通过对历史进行梳理与总结,为现实改革提供一些探索路径。

  这意味着,尽管关注“大历史”、“大事件”很有必要,但是,在一个文化价值多元的时代,在人心重建成为现实命题的今天,书写历史的笔触,到底应该选择从哪个特别的切口进入,到底以怎样最有效的方式来呈现才能带给人们好的观念,传递照亮人心的价值,也在考验着对大历史进行文化记忆的水平。文化对历史的记忆需要静下来,需要慢下来,需要故事这样最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来真正认清很多比故事更为戏剧的历史。

  台湾作家杨照在《故事照亮未来》的自序里说,“如果我们稍有耐心、多点好奇,故事和‘观念’,真的可以照亮未来。这是我的信念。”我也认为,如果我们对故事多些谦卑,对讲故事多些策略,故事和“悬念”,真的可以照亮历史。这是我的信念。

  评论这张
 
阅读(14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