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清理变相非法拘禁刻不容缓  

2013-11-21 11:5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莒南县前小学教师朱新梅,在离婚16个月以后生下一子,被当地计生部门认定超生,与前夫李博毓均被“双开”。随后,他们二人均投诉曾在“计生学习班”遭遇拘禁和逼迫。

  这起事件缘起计生问题。朱新梅在离异状态下生育,但当地计生部门认定那是为躲避政策处罚。这种“动机推论”到底是否属实,不得而知。不过,就算真是为生育选择离婚,造成夫妻形同陌路,那也堪称是人间悲情。这起事件最让人警惕的则是,公权力可能通过种种手段,在变相对民众进行非法拘禁。

  按照朱新梅说法,她剖腹产刚刚出院,大雪天穿得单薄,就被当地计生局关了一夜,忍受着寒冷。后来又被送到“计生学习班”,在宾馆里接连几天几夜被“劝说”和“教育”;朱新梅的前夫也申诉称,莒南县计生部门通过关押、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的证据违法。只不过,当地计生部门认定他们属于超生,否认非法拘禁。

  通过查证,之前当地也曾有过计生干部涉非法拘禁被判刑。对于这起案件,莒南县检察院反渎局工作人员表示,仅凭非法拘禁想立案比较困难。原因不难想象,要想取证肯定不是容易的事。据说,当地计生部门对超生者的“劝说”的地点,也不只是封团在宾馆里,有时也会转到单位或村子,还故意让他们碰见一两个熟人,但又不让他们自由离开,就是为了超期羁押的法律风险。事实也证明,当地采取一些颇似 “株连”的手段,通过对超生者亲戚的打击,来让受害人众叛亲离,最终获得“承认”的结果。

  种种迹象表明,一些公权力就是在使用变相手段来对民众进行非法拘禁。这种变相手段,因为有太多托词,因为行为格外掩饰,更加难以受到监督,造成受害者难以取证。特别是,受害者多为底层民众,与公权力很难进行平等的话语权博弈,遭受非法拘禁最终往往也很难被确认定性,最终难以实现维权,讨回自身尊严。

  比如,在这起事件中,像“计生学习班”的旗帜,名字听上去冠冕堂皇,给人感觉似乎是搭建一个平台,让民众自愿参加。实际上,它还是在种种手段,来以强制的手段方式,让被“劝说”者失去人身自由,身体遭受伤害,人权遭受侵犯、人格遭受侮辱。可以说,这样的“学习班”,没有任何合法性可言,究其本质,也就是在变相进行拘禁。

  在“文革”时期,各类“学习班”就一度成为太多人的噩梦,在那个被称为“小黑屋”的空间里,充斥着各种野蛮的权力迫害,制造了太多的人性灾难。时代的进步,并没有彻底消除这种有悖法治的非法拘禁现象,并没有真正铲除这种伤害文明的毒瘤。特别是计生领域,多年来一直都是非法拘禁的重灾区。不同的是,现在一些行使非法拘禁的公权力,不只是野蛮,而且变得更加虚伪,懂得采取种种变相手段来钻法律空子,来规避自身责任。

  “虚伪永远不能凭借它生长在权力中而变成真实”,泰戈尔曾这样说。同样,非法拘禁不能凭借一顶“学习班”的帽子,不能靠冠冕堂皇的托词,来掩蔽其有悖于法治与文明的丑陋。不论以怎样的形式来对民众进行非法拘禁的行为,那都是在沿习社会管理的那种“有罪推定”思维,都是公权任意践踏私权的行为表现,都是违反宪法和侵犯人权的罪恶行径。现在,必须通过把权力真正关进笼子,来对变相非法拘禁现象进行彻底清理。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