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一块乌木引发的产权痛感   

2012-07-08 14:3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发现一笔横财,已经触手可及,这时,却有一双更大的手伸过来,凭空夺走。这种悲喜两重天的滋味,绝对让人抓狂。

  四川彭州农民吴高亮就遇着这样的事。今年春节时,他在自家承包地中发现一批乌木,俗称“金丝楠木”,属乌木中最贵的。四川有俗语“家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这批乌木,有人曾出价千万元。就在吴高亮花费人力物力热情开挖之时,当地镇政府横刀夺宝,把乌木运走,给出的理由,就两个字——国有。

  这种事,让吴高亮极度失望,差点出现失控。“国有”两个字,这时,对个体经济人来说,太残酷了。当然,中国人对于“国有”,也早就有过痛彻的情感体验了。举个最简单例子,身为国家公民,尽管你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也常含着泪水,但是,它从来也没真正属于你,就算你不用手持“暂住证”,但是,你拥有的土地产权期限,决定着永远都只是大地上的异乡者。

  大地是国有的,大地上生长的万物也多是国有的。河流矿藏,人山草木,就算再过广博,最后也都是装在一个国有的“大箩筐”之中。为了赋予“国有”的正当性,我们看到太多关于国有制、公有制的制度赋权,这样,作为“国有”和“公有”的守护者,各级权力也就有了看似充足的底气,代替国家去拥有很多东西。

  于是,当农民吴高亮发现名贵乌木,惊动当地政府之后,这些宝贝就被当地政府理直气壮的拿走了。面对抗议,政府自然可以抛弃一条《民法通则》“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归国家所有。” 法律是个好东西,但法律有时也像是个笑话。比如,如果来扣字眼,那些地下的乌木,从来就不是由哪个具体人埋藏的,而是自然形成的。这样的国家占有,当然会让人觉得有些不服气。

  把无主物都当成国家所有的惯例,既得不到法律普适支撑,在现实中也不被普遍运用。事实上,在这起“争夺乌木”事件的背后,当地政府“国有”看似大义凛然,但是,放置到经济生活的常态下来看,也要大打折扣。比如,在四川,农民从土地上起出乌木,公开随意买卖,一直也都是寻常现象,很少受到阻拦。现在弄出了一批天价乌木,地方政府就立即坐不住了,这种抓大放小的“选择性执法”,也实在难以摆脱与民争利的口实。

  产权是很重要的。很多东西,被赋予国有产权,也很有必要。但是,“国有”这两个字,给人的感觉,有时是太霸气了,有时又是太小气了。当农民发现了天价乌木,地方政府扛出一段似是而非的法律,就把这无主物喜滋滋的弄走了。可是,还有很多地方也堆着无主物,比如垃圾,一些政府处理起来为何就不能那么积极了呢?当产权不能带来正面的激励,就很容易成为一些既得利益者获得公共资产的吸星大法,来充当疯狂掠夺公共财产的工具。

  这些年,我们见过太多“公有物的悲剧”。公路是公共产品,可是“国有”的实质就是无休无止的收费掠夺;很多矿藏原本也都是归国有,可是,“国有”之后,最后却成为权力与资本共同发财谋利的私人宝藏;还有像故宫这样是国家的文化资源,有时却有成权贵阶层的后花园。“国有”看上去很宏大,但是,在实际操作起来又有很微观,很多时候不过就是被少数公权力操纵罢了。这一点,国有企业改制暴露出来权力私分国家财产现象,就是最好的例证。

  现在,农民吴高亮发现的那批乌木,在变成“国有”之后,已经被当地镇政府紧锁在自己的房间内,据说,当地政府是打算用它来开发旅游资源。如果按照这个方向来操作,这种所谓的“国有”,也就随时可以降格到“省有”、“县有”、“镇有”。接着,就可能变成镇里少数权力与资本的共同所有。到那时,所谓“国有”,很容易就成为权力资本掠夺的一种托词罢了。

  其实,在“国有”背后,政府也并不意味着就拥有天然的正当性,就占据着道德制高点。公共选择理论早就说明,政府那双“看不见的手”,并不总是在帮助人们实现长远幸福,就是甚至会制造灾难。在那本著名的《掠夺之手——政府病及其治疗》经济学著作中,政府就被看作是具有一己私利、为自身利益锱铢相争的“经济人”,随时可能伸出一双“掠夺之手”。这种掠夺,有时恰恰就是通过假借产权理论,通过暗箱操作来完成。

  一块乌木,让我们看到太多法律的乌龙;一些国有,让我们看到沦为了权力的私有。对一块乌木引发的产权痛感,我们必须反思,这种产权,以及产权所赖以存在的法治,到底在为谁而立?

 


 

  评论这张
 
阅读(791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