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你为什么写作  

2012-07-18 00:4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写作者最近收到中国散文学会的通知,得知自己文章入选《中国散文大系》一书。欣喜之余,却发现要交纳数千元的会务费或购书费。对此,中国散文学会称,“交了钱的一定会入选,不交钱的不能保证。” 这家学会已发出两千余份入选通知,按每人购买一卷书计算,仅购书费一项就有百万元进账。 
  就在前些天,媒体曾报道过著名文学杂志《大家》推出“野鸡版”疯狂敛财的丑事。现在,中国散文学会又涉嫌敛财。这一回,版面费变身为“购书费”和“会务费”。  在中国,出现论文“杂货铺”,容易理解。毕竟,今天太多所谓的论文,都完全沦为学界或职场的利益工具,根本不包含多少对科学或文学的信仰,自然容易被开发成没有精神价值的商品。很多人可能没想到,散文也会成为“文化开发商”的产品。

  其实,包括中国散文学会在内的各种文学团体和社会组织,近年来对文学的“商品开发”,早已手段多样,名目繁多。各种颁奖、笔会、大赛,都在玩着让作者拿钱发表与花钱买奖的游戏。去年民政部还专门发文批评过包括中国散文学会在内的多家“文化开发商”,责令改正相关无良的敛财活动。只不过,监管不力,整而不改,是公共管理中的积弊罢了。

  对中国散文学会之类的行业协会与社会组织的批评,也已经实在太多。说到底,这类组织,也不过就是靠着自己权力“二婆婆”的身份,穿行在权力与市场的夹缝中罢了。这里我想抛开公共治理视角,回到文学本身,来谈写作者为什么愿意花钱来购买那点菲薄的文学尊严。

  散文不同于论文,那是文学。尽管现在我会觉得,小说是最高贵的文学写作。但我坚信,几千年的中国文学,最大价值还是包裹在各个年代的散文作品中。在这个全民写作年代,散文更是让人最有亲近感,最容易实现的写作样式。很显然,绝大多数写作者都不想永远在做“抽屉文学”,而希望自己作品可以通过公共文化平台来发表,来实现价值传递,让自己拥有写作的尊严。

    问题是,不是每个写作者都能占据发表的公共平台。我写过一些散文,在《散文》、《美文》、《天涯》等等文学刊物也发表过。在我看来,文学作品能不能发表,主要还得看作品是否具备应有的价值支撑。当然,现在仍有各种各样的文学权力在把持着一些文学发表阵地,比如各级作协主管主办的文学期刊长期出现圈子化现象,成为一些文学权力以及相关会员的自留地,会让一些民间写作者失去发表平台。

  作为写作者,可能改变不了文学腐败现象,但绝不应该放弃写作的尊严。这种尊严,肯定不是靠金钱购买来的。在今天的中国,各种所谓的文学评奖,各种所谓的文学书系,很多时候都变成了权力与资本的游戏。连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都能被搞得一片乱象,甚至出现“羊羔体”走向“狂抄体”这样丑陋笑话,那些协会团体关起门来搞得那些文学活动,又怎么可能承载得起文学价值的起码重量呢?

  从这个意义讲,那些指望通过花钱让自己文章入选《中国散文大系》之类的垃圾书系的写作者,本身就不具备足够笃定与理性的文学价值判断能力。文学或许摆脱不了被名利包裹,但是,文学写作者指望花钱买名气,然后靠那点虚名再来谋取文学利益,就实在太可悲了。纵然这种文学游戏能让一些文学投机者捞点好处,但是,这完全是与文学价值无关的事,也不可能带来写作者真正的尊严。因为失去价值信仰,靠利益贩卖,是不可能让文学拥有价值尊严的。

  也就是说,面对各种靠文学来敛财的现象,写作者首先就应该保持足够的理性与冷静。一个真正拥有文学信仰,渴望写作带给自己尊严的人,尽管不大可能达到写出《动物农庄》和《1984》的乔治?奥威尔的价值高度,但是,并不妨碍他要像奥威尔那样,去在内心写一篇属于自己的《我为什么要写作》。奥威尔在这个题目的文章中,曾提到过四种写作动机,包括纯粹的个人主义、美学热情、历史冲动以及政治目的。

    在这个价值溃散与信仰危机的年代,不能指望写作者都能理解奥威尔所说的 “我看到在我缺乏政治目的时,写出来的书总无一例外地没有生气,蜕化成华而不实的段落、无意义的句子和装饰性形容词,而且总的说来,是自欺欺人之作。” 也不能奢望每个写作者都像索尔仁尼琴那样“为人类而艺术”。但是,如果文学写作沦落到靠金钱来购买发表资格,在我看来,这背后的写作动机已经矮化到连起码的个人主义都没有了,自然也不可能拥有起码的写作尊严。

   真正的“个人主义”,其实也是有高度的文学写作,它包含着个体应有的精神独立与人格自醒。这也就是为什么克里玛会说,“我写作是想从人变成个人”。那么,现在还寄望于靠金钱购买文学尊严的写作者,恐怕首先得想想,你为什么写作,那时,也就明白自己其实是怎样的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