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韩寒诉百度案”不光是文化明星的事  

2012-07-12 06:5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10日下午,中国作家诉百度案,终于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不过,这次开庭审理的,只涉及韩寒三部被侵权作品。经过四个小时的庭审,双方并未达成调解意向,法官也并未当庭宣判。(7月11日中新社)

  从去年所谓的作家维权联盟开始提起诉讼百度,到现在这起官司仍然悬而未决,这期间,经过太多的喧嚣。作家权利与知识产权的大旗,一直高高飘扬,而“维权”结果,却始终难以尘埃落定,这无疑是一种现实沉重。更沉重的是,这次维权领头的,是以韩寒、慕容雪村这些作家兼“公知”的文化明星,不难想象,对更多普通写作者来说,要实现这种维权梦想,大抵也只能是痴心妄想。

  在我看来,这或许才是作家维权困境的症结。这起作家维权,让我深深感受到两种遗憾,一是作家的身份局限,另一就是作家主张的权利局限。站在文化与权利的视角,如果我们不能走出这样的局限,不能真正拓宽文化维权的外延,这样的官司,也根本不可能产生多大的公共价值。

   “作家维权联盟”起诉百度,常被说成是中国作家的集体维权,这当然没错。由韩寒、李承鹏、慕容雪村等组成的这个联盟,成员既然是中国的写作者,就可以称为中国作家。但是,“中国作家”这个概念,在官方主流用语里面,多是指向那些持有各级作协“执照”的人群,事实上,能够代表国家进行相关文化活动的,也多是这种拥有权力身份的所谓主流作家。之于这个“作家维权联盟”,从某种意义讲,更应算是“民间作家”。而中国作家,在一个全民写作的时代,应该指向所有中国写作的劳动者。

  在这样一个全民写作的年代。如果我们的维权行为不能最终指归到这样庞大群体的身上,即便是像韩寒这样少数意见领袖的成功从百度那里讨到公道,恐怕也难以产生应有的公共价值。很显然,现在我们很少看到那些体制内作家,即持有权力赐封的“文学执照”的作家们站出来维权,更很少看到这些文学权力来为普通民间写作者代言,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就是,既然“中国作家”是作为一种普遍身份的存在,关注中国作家诉百度案,就必须告别韩寒一个人的成败思维,来转向普通意义上的集体维权。

  当然,作家是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的“维权”,从某种意义讲,也应该从知识产权的视角,转向更大的公共权利视野。事实上,每一种权利,都是依附于整个权利系统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几年,中国作家面对的权利困境,从来也不只是著作权的问题。举个最简单的事例,就是此前发生的著名作家阎连科遭遇“强拆”,就让人看到,哪怕是一个拥有再多光环的作家,归根结底,他的身份也还是公民。与著作权相比,今天中国作家最大的权利困境,恐怕更应该指向独立表达的权利如何保障,以及作为公民应该拥有的各种公共权利如何获得稳定保障。

  这就意味着,要维护中国作家的著作权利,应该指向维护所有写作者的公共权利。要实现这样的目标,仅仅靠盯着百度,显然是不够的。比百度更难啃的骨头,还是苹果,以及更大的资本。而在资本的背后,还有各种各样束缚着写作自由的权力。所以,要保障中国写作者的独立权利,就必须拓宽作家维权的处延,扩大所需维护的权利种类,而不是盯在韩寒一个人维权的这种明星效应上。这才应该成为是关注作家维护的最终视角。

  评论这张
 
阅读(213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