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鲁奖为何从“羊羔体”走向“狂抄体”  

2012-07-12 23:0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有鲁迅文学奖作品闹出风波了。这一回,犯得是抄袭的大忌。前两天,《文学报》刊发署名文章,直指2010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理论评论类得主谭旭东的作品《童年再现与儿童文学重构》抄袭,这篇文章还用统计表的方式,证明谭的那本著作,33万字之中竟有70%,即23万字是抄来的。

  “如此狂抄,枉获鲁奖”,这是批评鲁奖作品抄袭的文章标题。一部作品如果有70%的内容都是抄来的,那实在太疯狂了。这样的东西如果还能被评为鲁迅文学奖,恐怕就不仅是作者的耻辱了,而是评委的耻辱,更是这项大奖的耻辱。

  看看鲁奖得主谭旭东是怎样回应的——“我承认,我串联了他人的观点,但我都有指明观点的主人为何人,要说我抄袭,我认为这是诬陷,我书中每一处引文,都有注明来自何处。”这样的回复,真的把我雷住子。要我看,这种思维,要比抄袭更疯狂,更可怕。写文章,说到底,是我手写我心。尽管可以用一些引用,但那不过就是些点缀罢了。把引用变成文章主体,没用自己的独立原创,绝不是作者应干的是,最多也只能算是编者的活计吧。

  问题是,鲁迅文学奖不是编辑奖,它奖励的就是独立原创。靠搬运别人的东西,往自己脸上贴金,这无疑就是欺世盗名的行为。不管鲁奖得主谭旭东承不承认自己是在“偷”,或者是在“抢”,这个奖项的评委,以及主办方,现在应站出来给个说法吧。遗憾的是,尽管中国作协表示已经看到相关报道,但却没有做出明确回应。倒是有相关评委表示,“不是每位评委都看过所有参评作品”。

  突然想起此前在茅盾文学奖评选中,面对那些浩浩荡荡多达数百万字“神作”,很多公众就曾质疑评委不可能在短时间把作品读完。当时还有些评委不承认这种常识。现在,连鲁迅文学奖这种篇幅相对较短的作品,评委都承认“不是每位评委都看过所有参评作品”,这也算是印证了当初公众的常识判断了。关于文学评奖,中国作协以前曾经说过,“我们在裁判作品,社会在裁判我们”。现在,面对鲁奖作品被指抄袭多达70%的尴尬,曾经的裁判们还真能安之若素,坦然视之吗?

  “公开、公平、公正”,这到底离文学评奖有多远,一直以来,都是充满悬念的问题。文学评奖当然不是一种可以进行数字量化的事。想当初,“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这样的“羊羔体”拿下鲁迅文学奖,就曾让无数人笑喷了,觉得那是文学权力闹出的笑话。只不过,这种怪味文学总算还是独立原创,在文学权力掌控相关话语权的情况下,还是可以扛着一些技术流派与多元价值之类的说辞,来敷衍民意质询。而现在,面对70%的内容照搬别人东西的鲁迅文学奖,恐怕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

  在中国,谁都清楚,获得鲁迅文学奖意味着什么。简单说,这个奖项的荣耀,可以为获得者做下拥有更高的文学权力的铺垫,获得的利益回报也不止是当时来自各级权力机构的一笔笔奖励,还是更多潜性的、滚动的回报。在权力和利益的驱动下,这种文学评奖也必然会遭遇到种种异化,不难想象。从鲁迅文学奖出现诸如“羊羔体”这样的劣质作品,到现在出现这种大规模复制的“狂抄体”,说到底,原因也就是基于文学权力仅仅把持在少数文学权力的手中,最终制造出的只会是一批批给相关既得利益者自娱自乐的文化垃圾。

  评论这张
 
阅读(16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