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龙江水污染信息公开到底谁应被问责  

2012-02-01 09:4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州官方被指得知镉污染消息静默数天”,在广西龙江水污染事件持续引人关注的背景下,央视日前的这样报道,无疑触痛很多人的心灵,让公众为知情权被虚置感到悲哀与愤怒。

    然而,1月31日下午,广西柳州应急指挥部向媒体通报,称当地官方在获悉龙江镉污染后第一时间向公众发出通告,没有延迟公布镉污染消息,随后每日通过各种渠发布水情信息,并没有对镉污染消息静默。

    到底谁的说法可信,我们不得而知。但龙江水污染的信息公开,已呈光怪陆离的现状,令人唏嘘慨叹。按照现在柳州官方说法,央视已掉进虚假新闻的陷阱了。因为央视《新闻1+1》称,直到除夕、初一期间,柳州有关方面仍未及时公布镉污染消息。别人在发拜年短信,一些柳州人在发一些猜测与谣言,有不少人还在恐慌中忙着抢购矿泉水。
 
  信息是否及时公开是一个问题,公开程度又是一个问题。柳州方面是否存在过一段静默期,还需争议。不过,此前中新社报道更发人深醒——在广西龙江水污染事件中,事发地河池和下游柳州在相关信息公开方面呈现两种不同态度。简单说,相较于河池信息公开的滞怠,柳州还是比较积极的。

  比如,河池官方消息一度空白,当地应急指挥部曾一律用“情况我不清楚”拒绝回应记者,当地官方媒体多展示“表扬性报道”,对事发原因、污染源、环保数据等关键信息并不提及。而最近柳州在利用各种媒介公布事件进展及水质情况,公开应急处置情况以及水情信息,使市民恐慌情绪得到平定。

  在信息公开方面,很多地方表现,不过就是五十步笑百步。不管柳州是否出现过“静默数天”,但很多柳州人还是感觉未能及时获得足够充分知情权,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产生心理恐慌,而且抢购矿泉水现象也属实。上游事发地不愿及时提供相关真相,不仅影响当地公众安全心理,则更使下游被污染地带得不到信息支撑,难以做好及时预警,贻误战机,带来更多治理困境。

  信息公开是好东西。问题是,很多地方信息公开程度,往往取决于如何最大程度保护既得利益与政绩形象。事发地河池当初曾选择捂着瞒着,就是官方在遮丑。发生如此重大的水污染事件,当地相关单位与部门很可能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影响到当地政绩形象。而公众对这样的公共事件,是有知情权与监督权的,政府部门也有责任义务进行信息公开。 在今天,地方政府面对公共危机事件,如果只是简单粗暴地封堵,造成舆情发酵,产生负面危害,就应该应受到问责。

  去年8月13日,最高法院也正式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尽管其中把“公开后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列入应属“不公开范围”,但龙江水污染事件显然不在不能公开的范围。恰恰相反,这种信息不公开才会危害到公共安全与社会稳定,才会错失更多对事件处置的主动权,给公共安全带来更大危害,降低政府的公信力。

  政府及时、公开、坦诚地使权威信息第一时间抵达公众,谣言才不会得到扩散,恐慌才能及时祛除。政府行政的善治,关键也就是要切实体现在公共利益的立场。现在,在龙江水污染事件中出现种种信息公开怪状,本身就是足以表明,还是有一些地方权力只是把目光盯着政绩形象上,不顾公共利益,不能真正做好信息公开。那种只知道给公众戴上蒙眼布的危机处理方式,是注定要落入失败的,相关责任人最后也应受到行政与法律的问责。

  评论这张
 
阅读(9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