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红会因何发霉长毛   

2012-12-30 10:5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成都红会的募捐箱善款被发现多年未取,已经发霉长毛了。

  这种情境,让很多人太失望了。对于红会,越来越多的人们不会再去哀其不幸,只会怒其不争。这样下去,红会要提升诚信度,重建公信力,谈何容易?

  发霉长毛的,不只是一个孤立被搁置的募捐箱善款。这批募捐箱,还是当初汶川地震后设立的,前期投资达500万元,开始安装了726台,现在正常运转只有190台。出现那么多“死机”,原因就是因为红会人事变动单方违约,以及长期监管不力。

  说到底,还是红会的责任和爱心发霉长毛了。

  “一个郭美美,三天毁掉红会的一百年”,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曾这样说。红会深陷信仰危机,哪里又是一个炫富女郭美美能“闹腾”出来呀。现在,人家郭美美正忙着往娱乐圈挤,还交了老外男友,远离慈善界了。可是,红会竟出现发霉长毛的怪象。

  表面来看,红会也不想破罐破摔,也要争口气,搞出点名堂了,来摆脱公众信仰的危机。

  比如,本月初,中国红会还成立了一个“社会监督委员会”,拉了一帮知名人士和志愿者,来摆开架式,要任人挑毛病。这些监督者,包括高喊“民主是个好东西”的俞可平,还有央视的白岩松。

  红会如此“傍名人”,也遭到质疑。现在,成都红会募捐箱善款被发现发霉长毛,也确实不是这些红会监督者主动发现的,而是民间爆料。

  对于慈善来说,民间才是真正的好东西。民间的,才是真正独立的。

  失去民间信任,失去社会支持,像红会这样的慈善机构,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郭美美事件发生后,红十字会接收的全国社会捐款额度一度锐减一半。不仅是红会遭受重创,前两天,关于“中华慈善奖”的报道显示,今年我国社会捐款减少100多亿,连续第二年下降,降幅甚至会接近两成。

  如此巨大的善款流失,负担还是转嫁到民间社会身上。慈善意义无须多说,一个国家的良性健康发展,仅靠市场和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民间力量壮大,是保持良性社会生态的必要条件。

  遗憾的是,现在红会募捐箱的善款都发霉长毛了,而社会上有太多渴望得到救济的人们,两手空空,他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一切症结,都在于慈善背后的的体制漏洞、相关权力的懒政以及慈善问责的匮乏滞后。

  事实上,慈善问题随处可见。近来,诸如红会被曝挪用善款在京购买别墅、慈善机构抽取巨额管理费、一些慈善基金成为洗钱平台之类的消息,依旧层出不断。可是,这一切都没能让公众看到成功倒逼慈善体制改革,也没能看到慈善权力遭受问责。

  更悲摧的是,当民间对慈善机构信任度降至冰点,一些迫切需要得到救助的单位却无奈感叹“没经过红会不敢收”。原因就在于权力掣肘,让民间力量、慈善机构与政府部门之间应有秩序,乱了。

  善款到底因谁发霉长毛?慈善机构以及为之撑腰的权力,不能再显得一脸无辜了。中国慈善必须真正确立让社会公众做主体的意识了。当前,必须厘清权力与公众在慈善法律关系中的地位,让慈善的民间力量走出被权力包裹下封闭运行的困境,让公众拥有对善款使用的持续知情权。

  否则的话,慈善事业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玻璃做的口袋”,只能任由本应及时送到需要救济者手中的善款,在暗角里发霉长毛。

  评论这张
 
阅读(686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