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爱没有不朽  

2012-11-12 23:5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初冬的午后,我站在老屋后檐下,看着苏北这片如花似玉的原野,大地在这个季节开始从微凉变向冰冻,空气中弥漫中菊花的香气,乡村的枝桠上看不到色彩斑斓的鸟儿,偶然有一两只乌鸦掠过坟头,在电线上停顿一下,就飞向远方。

  如果这回我把带着荞荞回来,她以后一定会将眼前风景在纸上点染成一派绚丽,只是她不会知道,这样的主色调不会持续太久,冷冬寒潮正在频频地侵袭,很快会使这片田地变得黯淡陈旧,那时,改变这片黯淡的,将是灰色的土地上新添了一座插满花圈的坟冢,周遭会有纸钱飞舞,魂幡摇动,直到雪花迈着轻曼的脚步,给大地披上圣洁的银白棉袍,万物不再生长,和曾经值得叙说的回忆,都在冰凉中一起归于沉寂。

  我奶奶就快要死了。这个守了半个多世纪寡的女人,已经注定无法跨过百年的门槛。前些天,从来不曾生病的她在经过门前小桥时,彻底地摔落了下去,清醒后告诉家人,那是我在我生前就早已死去的爷爷在拉她下去。到今天,她整整七天未能进食,但还能有力地紧握着我的双手。我静静地坐在她身边,听着她在疼痛中不时发生凄惨的哀声,内心溢满了悲伤。我不知道,接下来,她还能撑多久,就再也无法集聚起哪怕是极其微薄的力量,那时,她的身体将彻底冰冷,她的灵魂将进入天堂。

  我真的很想就这样守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慢慢地死去。哪怕那时,窗外已经是雪花狂舞,或在是经年的鸟语花香。但现实环绕着我的,却是一个冷寂又无奈的世界。大地上的人们,包括她的儿子女儿们,依然在忙碌着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可以真的不朽,没有什么可以真的永恒。有时似乎也包括亲情。就像我,盯着奶奶的干枯像深深树纹一样的脸庞,却不断想起被我扔在遥远重庆的女儿荞荞。我不知道,在这样清冷的夜晚,她在睡梦中,会不会露出灿烂的笑脸。

  人到中年以后,我真正懂得什么是近乡情更怯。在今年夏天的时候,我曾带着女儿回到故乡,看望父母和奶奶。那些天,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愿面对任何亲友。这一年,家里其实还发生过太多事情,侄子和堂弟相继结婚,都曾热情相邀我回来,但是我不想,在灯火璀璨、人语喧嚣时候,让别人审视自己现在孤单狼狈的样子。这一次,我注定要面对太多的亲友,就像今天,我的姑姑在不停地劝慰,让我快点找一个哪怕只是在下雨天能知道往家里跑的女人。而我只能无奈地说,哪有那么容易。然后,不再抬头面对她们同情又失望的眼神。

  是的,我曾经也以为,这辈子找到了可以让自己一辈子心安的村姑,没想到村姑在城市繁华烟云也会蜕变成在魔兽世界里逍遥的仙女,然后永远消失我的人生拐角。经过两年漫久的时光洗涤,我终于在不爱不恨中归于平淡,陪着孩子在异乡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今后所有的日子,我不会责人责己,不会向过去生命做半点抱怨与索取,除了感恩,我只会选择陌生。然而,独自带着女儿走向人生的更远更高的地方。当然,让我感恩的是,后来的时光里,在我生命中,出现过善良、美丽与智慧的你们,请原谅我心灵的鲁钝与迷狂,不好的只有我。尽管我也喜欢年轻漂亮聪明财富,但这一切,以及我拥有的一些在别人看来是所谓的盛典和荣耀,都在我心中只如一季繁花,会随时化为流水。再黑的夜,醒来时,就白了。再亮的天,睡熟时,是黑的。

  每一种经过孤独与伤痛咬噬过的内心,会清晰地提醒着什么才是活着的感觉。在这样的睛朗的午后,我看着故乡天空的蓝天白云,以及这片天空下的杂草和野花风,它们被从旷远的地方奔跑踩踏,很快就昂起头继续着自己末日的欢乐。我们都是活在末世的人群,注定都会被埋葬在微凉的大地。此时,只能庆幸是,我们可以活着。活着,也就是为亲人和爱人在不停奔跑。就像今晚的此时,我在写着这些碎散的文字,是一个人呆在淮安城里的旅馆,偶尔,我会想起,在这座城市,我曾经有过一处看上去很古典的房子,它和我在重庆拥有的房子一样,现在都属于别人。我还会涌动起一种淡淡的忧伤,但绝不是物悲,只是人忧。我丢掉的,是一种曾经载着过的那份完整,或者,是美丽的错觉。而这毁坏的,却是一种有关永恒的信仰。

  爱,从来都没有不朽。不朽的,是为爱的奔跑。在这个黎明到来的时候,我就会赶往重庆,回到女儿身边。也许,在下一个黄昏到来的时候,我的奶奶就会死去,我为再次启程,奔回故乡。我们活着,不过也就是在为生死疲劳。感恩那些曾经为我们奔跑的人们,不要惧怕为那些值得奔跑的人疲劳。没有什么永恒,所有的爱,都只是过程。我奔跑在这样的过程着,能想着的,除了女儿、兄弟、父母以及即将死去的奶奶,还应该有谁?

  在这样的午夜,不禁又想到奥登的这首《 葬礼蓝调》,现在,我找出来,慢慢读,然后,准备开始做梦:


停止所有的时钟,切断电话
给狗一块浓汁的骨头,让他别叫
黯哑了钢琴,随着低沉的鼓
抬出灵怄,让哀悼者前来。
让直升机在头顶悲旋
在天空狂草着信息他已逝去,
把黑纱系在信鸽的白颈,
让交通员戴上黑色的手套。

他曾经是我的东,我的西,我的南,我的北,
我的工作天,我的休息日,
我的正午,我的夜半,我的话语,我的歌吟,
我以为爱可以不朽:我错了。

不再需要星星,把每一颗都摘掉,
把月亮包起,拆除太阳,
倾泻大海,扫除森林;
因为什么也不会,再有意味。

 


                               写于11月12日夜淮安大治路罗曼蒂克宾馆

  评论这张
 
阅读(80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