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88岁老人摔倒后社会救助何以失灵  

2011-09-04 23:5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段时间,彭宇案种下的流毒似乎开始集中发作。先是天津许云鹤案在继续彭宇案的法律遗憾,再就是南通殷红彬案以摄像头证明善行被当成肇恶的悲情。现在,一位88岁老人摔倒无人敢扶窒息身亡,则以生命代价宣解一个法治谬误将带来怎样可怕的人性灾难。

  事情是这样的。88岁的李爹爹日前在离家不远的菜场口摔倒后,躺在地上1个小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就是无人敢上前扶他一把。尽管后来李爹爹家人赶来将他送往医院,李爹爹还是因鼻血堵塞呼吸道窒息死亡。摔倒无人扶助,死于众人围观,这是不堪的人间悲怆,是社会难以承受之重。

  一个老人的非正常死亡,是一个拷问人性或社会的命题。讲人性,离不道德支撑。不过,很多时候道德最是无情物。毕竟,道德是用来律己的,而不是作为大棒来呵斥别人的。从这个意义讲,我并不认同那种拿着“看客”标签随意往围观者身上贴的做法,对那些站在道德至高点上一脸正义的训导腔调,也颇不以为然。

  毫无疑问,李爹爹摔倒在地,如果社会运行机制足够健康正常,他是可以获得及时救助的。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有人能伸出一把搀扶之手,或者俯身做出一次人工呼吸,再有人能联系家属,或者及时拨打紧急救助电话,这位老人也许就不用支付出生命代价。遗憾的是,李爹爹死于无人施援。那一刻,其实表明社会作为人们展开公共生活的机制,处于尴尬失灵的状态。

  在今天,当一个人遇上困难,内心往往会做出三个向度的选择——找政府、找市场、找社会。政府与市场的强大,在每个人内心如今都清晰可感。依靠权力是好办事的,有钱也是容易办成事的。问题是,除了政府与市场,我们还活在人群中,随时随地都需要社会的救助。不难想象,倒在地上李爹爹投向围观者的目光聚集着怎样的渴望。只不过,这种社会力量的存在壮大,现在并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原因也很简单,就是社会绝不是处于自由发展的状态,这些年“社会重建”之所以成为现实命题,本身就表明更好发挥社会在人们公共生活中的调节功能,势在必行。

  就在前些天,有人曾感叹,彭宇案让社会道德倒退30年。或许这句话有些夸张,但是,却可以表明,不好的法治会对社会起到捆绑作用。长期以来,国家至上已经成为一种笃定的传统意识,权力与法治往往给人无所不能的错觉,在这样语境下,要想给社会松绑,就会面临着很多困难。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感受到权力过度的父爱主义,觉得每个人都是需要管束的孩子,从而忽视了人性的存在。彭宇案的负面影响,就在于它忽视了法律的激励价值,要知道,一项制度始终都应该是作为激励存在的。而彭宇案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扼杀了人性道德,也抑制了社会力量对公共生活的作用。

  88岁老人摔倒无人敢扶,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说人们是在消极行使自由的权利,这种状态,自然没能达到人们以积极的自我实现来发挥社会互助的更高境界。生活应该引导法治,法治应该激励生活。要让这个社会在人们公共生活中不再出现救助失灵,当前必须通过及时制度救济,来对彭宇案这种捆绑社会力量生长的现象进行纠偏。

  评论这张
 
阅读(128235)| 评论(10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