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爱在今世与来生  

2011-08-05 02: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在今世与来生 - 单士兵 -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我一无所有地漂泊”,这是秘鲁诗人瑟塞尔?瓦耶霍的诗句,在这个夏季,又深深撞击着我的心灵。许多年以前,我背着空空行囊,告别故乡凌晨时空寂的街道,与头顶的星星诉说着开始漂泊的梦想,那时,内心像黎明前的光亮驱散迷雾,充溢着熨帖而清爽。

  一个人夜路走得久了,会对微茫的星光都充满感恩。每当我的心灵走进漫天飞雪的原野,都会提醒自己必需用温暖来迎接它。我一直都清醒,生活是有重量的。大约在十年前,我就在一本叫做《美文》的杂志上写过一组散文,标题就叫“生活中最初的重量”;这几年,我每周都在给南方一份叫做《晶报》的报纸撰写文化专栏,名称也就叫“生活重量”。习惯负重前行的艰难,我更加懂得不断鼓励自己,相信生活的赐予要比索取多,觉得自己俯拾哪怕是极其细小的砂粒,也要在内心当成珍珠串起来,来结成自己人生最坚实的幸福纽带。

  我从乡村艰难地挤进城市,是在十六年前,农民身份底色被涂抹上大学生的表面光环。那一刻,我就明白,离开土地,让新的生活开花结果,不容易。整个大学生活我都在做促销、搞企划、挣稿费,在上世纪九十年中后期的大学校园,我应是个很成功的学生商人。只不过,我内心热爱的,都是文化。在这世间,用文化来撑起生活的重量,获得幸福,太难。

  当然,幸福是不需要具象的事。出身的卑微与漂泊的辛酸,让我明白幸福很多时候就在于不断降低体贴自己的指数,懂得给亲人更多的回报与关爱。活着,总是绕不过苦难与艰难的,但是,一定有很多人比自己更难,他们甚至就是自己的亲人。活着,也都是有欲望的,只不过,各自的欲望落点不同。我刚踏入社会,就读过王大进那本《欲望之路》,从那时起,我就想像小说里主人公一样,将最亲最近的人带出来,带给幸福。

  我这十余年有无数不眠的夜呀,敲击出来的数以百万计的文字垃圾,定然找不到多少思想艺术的闪亮晶体,但还是被兑换成很多沾满铜臭的钱币,让原本从乡村挤进城市的农民与村姑,在故乡与异乡都拥有自己的房子,帮助各自在故乡最亲近的兄弟拥有体面的工作与营生,在城市与乡镇拥有宽敞光亮的房屋。我从不梦想写出什么不朽的文字,甚至觉得所有的文字都被贴上功利的标签,只要我和我的亲人在人间烟火中一脸幸福,都值得。

  然而,不是所有的亲人都在为亲人活着。在这个价值溃散的年代,每一个人都可能随时遭遇人性的灾难。昨天以为自己生活在幸福的高处,一夜梦醒之后,就可能发现自己被挤压在生活坍塌的废墟中。里尔克说,“有一种生活让我悲伤,他们被迫让我说出生活的重量”。我一直以为自己在现实社会已经足够强大,不曾料想虚拟世界的恶魔轻易就吞噬掉现实灵魂;我以为自己做着一个不烟不酒不赌不色认真工作下班回家的面瓜男人,不曾料想还是会被生活绝决残忍地抛弃。就在这个春夏之交的时日,我所有的苦难与委屈都化成不止的热泪,在一次次嚎啕中送别绝决转身的背影。

  在这个时代,我们真的都是有病的人。成人世界的爱恋,永远都不值得分解对错。毕竟,在文化与价值的轨道上,每个人都顺着自己的方向一路狂奔,无法停止。当有一天醒来时,越来越多的人们都会发现,人远天涯近,不论如何努力,让心靠近,太难。“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千年时光深处的曹植早就情感通彻,美好的情感躲不开无常的世事。久别之后,万水千山,不会知道彼此沧桑所起的风情,只有心怀悲悯的人懂得永远祝福。

  任何健康的个体都不应是天然的弱者,若有独立精神与自由尊严,就一定要让自己以强劲的姿态活在真实生活中。只有真正热爱生活的人才会被生活热爱。两个月的为伊消掉18斤,让我明白必须用心找回健康的自己。如今黄昏的时候,我都会走进那家健身房,像阿甘那样不停地奔跑。我这样的男人可以满脸褶子,双眼浑浊,但一定要内心光亮,因为心在女儿单若水清澈眼神下。

  是的,我带着漂亮活泼的6岁女儿单若水,在异乡这座城市又重新开始“一无所有地漂泊”。几个月以前,我还是两处住房的主人,如今却以租住客的身份寄人篱下。生活的诡异与命运不堪,让我在每个夜晚踩着年久失修班驳暗淡的街道回家时,内心都充溢着挥之不去排山倒海的忧伤。不过,我的悲伤绝不会是因为许多年在外漂泊装满的行囊变得空荡,只是因为在太多的人性神秘与价值断裂面前,我有一种深沉的无力感。

  单若水总是说,这几个月才是她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那时,我就会使劲的鼓励自己,一定要做到让她永远都能幸福快乐,当然,她已经明白,这些年她给我带来了幸福,同时也给我出了一道可怕的人性选择题。不论如何,她终于健康快乐地长大了。前些天,因为当初为她入学购置的房屋已发生产权变更,我不得不费尽周折才艰难把她送进那所很好的小学,在那个炎热的夏日,我捧着珍宝似的录取通知书,从山道上爬到小区的楼下,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人面对远处浑浊的江水,失声痛哭难以停止,为一个孩子的未来,也为一个父亲的骄傲。

  最近,我带着单若水不断地走进大山深处,漂流在清澈的溪流中,奔走在如花似玉的原野上。我们相约不久以后一起去看雪山,一起去远方草原。当然,更多的节假日,我都是陪她在城市的公园与游乐场。有很多时候,在陪伴她欢快嬉戏热闹音乐中,在孩子不停跑过的地面上,我都在沉沉入睡,直到被她揪着耳朵拉醒回家。每个晚上在我哄她入睡的时候,她总会用小手敲击我的后背,给我唱着好听的歌。于是,几乎所有的夜晚都是她先把我哄睡着,然后才甜甜睡去。而我又一定会在夜深时醒来,在她一脸幸福的激励下,用心续写着一篇篇可以被视为商品的文字,计算着何时将挣够一笔可以购买女儿学校对面房子的首付。太多的生活重量,会让我的文字拥有悲悯与情怀吗?

  “每一个灵魂,都有自己的天堂”,迟子建这样说。我终会丢掉悲伤,选择一种新的活法去重新来走苍凉的人世。女儿是今世永恒的爱。如果我的成人爱恋还有来生,我只希望碰上一位心中有爱的女子,在我们许多年的光阴故事里,她能愿意与我生养孩子,给我们的孩子做一次早餐,送一次上学,去一次去游乐场,那样,就足以让我付出一世无尽的感恩了。因为这样的来生对现世来说,就是难以企及的奢侈。

  来生如梦,生在今世,每个人都足以历尽悲欢。有一天醒来,我们都可能发现自己,又开始了“一无所有地漂泊”。当然,对今世,现在我已经只有感激与祝福了,因为我心中永远有爱,爱是单若水。

爱在今世与来生 - 单士兵 -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爱在今世与来生 - 单士兵 -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