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张尚武如何摆脱被支配的人生  

2011-07-18 10:0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日的体操明星沦为地铁中乞讨的乞丐,这是张尚武日前向公众展示的起伏人生。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句话来评价张尚武,并不为过。这个12岁就进入国家队体操运动员,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夺得两枚金牌风头直追郭晶晶的昔日体坛骄子,现在却以尊严丧失与价值泯灭的方式,提供给公众一种警示人生。,

  张尚武身上贴着“世界冠军、盗窃惯犯、卖艺乞丐”之类标签,这样的人生轨迹,其实在传递一种信号,那就是一个人如果把人生被动托附给一种陈旧的体制,放弃了自由主动的人生选择权,就只能就面对被支配的人生。可以说,张尚武的最大悲剧,就是在体制中寄生,最后被体制淘汰,导致在人生的特定时间内,无法成为合格的现代公民。

  “学成文武艺,售与帝王家”,这在封建旧时代,是一种普适又无奈的人生选择。而在今天这个更加开放多元的社会,个人发展的选择只有更加主动自由,才能让自己告别被支配的人生。对张尚武来说,他的人生在强大而滞重的相关体制面前,只能无奈地被动选择。想当初,领导让他充当北京体育运动学院的大学生参加比赛,然而,当他退役想到这家学校上学时,却被这样痛斥拒绝:“你以为你代表了我们大学,就可以读我们学校?”

  这是何等的讽刺呀。回过头想想,不论是张尚武,还是这家学校,其实不都是在“被代表”吗?真正掌握这种吊诡选择主动权的,是背后虚伪而僵化的权力机制。事实上,举国体制下很多国家体育队成员,在获得荣誉时强调是在代表国家,但仔细想想,又何尝不是在代表一种体制,一种权力呢?张尚武的荒诞人生,最大的特点,也都集中在命运的被动选择上。当他的运动人生遭遇困境时,也曾想过用读书来打通另外的人生通道。但是,想要读书,条件却又回到运动途径上,去面对领导给他划定的运动项目,而这又是他难以完成的,他无法告别被支配的人生。

  没有文化支撑,没有自由精神,张尚武只能生活在体制的赐予与施舍之中。而没有文化与自由的体制恰恰又是最冷漠最缺乏人性的,当张尚武如同商品一样失去了使用价值,他自然就会面临被扫地出门的人生厄运。从某种意义讲,像张尚武这种完全依托于相关体制生存发展的曾经所谓的人才,很容易就成为龚自珍笔下的那种“病梅”。尽管他们在舞台展示过别人难企及的姿势,但是,一刹那间的美丽,是以多年人性与人格的捆绑为代价。张尚武后来因为伤病无法继续自己的体育人生,其实他的伤病远不止于身体,更多在于心灵。而这样的心灵伤残,说到底,还是要靠近文化疗治。

  在一个真正进步的开放社会,应该为每个人都提供有长度的人生,让每个人都免于轻易被外在力量捆绑自由飞翔的翅膀。人生当然是要锁住目标的。但这样的目标,应该让自己来决定或更改,而不是完全有别人来指定,否则的话,人就无法真正放开心成为自由的人。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化社会,面对多元的价值,面对丰富的人生发展路径。如果无法自己决定未来的方向与路径,最终自己也就无法摆脱弱者的命运。

  张尚武以前是太“尚武”了,以后应该好好“学文”了。因为文化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尽管现在随着张尚武的荒诞命运被充分展示,一些权力与资本也开始伸出了援助之手,但是,对于张尚武自己来说,绝对不应该再靠接受施舍来生存了。权力与资本可以给予职位与利益,却很难给予文化与自由,来让他拥有独立人格,懂得去确立人生目标。张尚武现在才28岁,他应该以自由而勇敢的心,来真正告别被支配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19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