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以什么理由建造南京爆炸纪念馆  

2010-08-08 11:0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现在为止,被“7?28”南京大爆炸轰然巨响震伤的许多耳膜,仍然隐痛依存,那片天空里硝烟气味,也未完全散尽。然而,在那片很多人没来得及仔细打量的废墟上,很可能就要矗立起一座纪念馆。据说,这个计划已得到当地相关部门认同,目的是为提醒人们珍惜平安、珍惜生命。

  在废墟上栽花种树,然后幻想凤凰涅槃,这种老套臆想经常被演绎成特定现实。在我看来,总是以为上升到拔离大地的高度,就能承载起纪念的价值,这种思维其实很可悲。

  此次南京大爆炸当然值得记忆,或者说,值得纪念。但是,它需要的载体,绝不是一定要指向高大华丽的纪念馆。在我看来,就算保留那一片废墟,都可能比纪念馆更为真实与冲击。废墟,本身也有形式美。

  南京是座饱受苦难的城市。在那里,我有过多年生活经历。在许多个夏日午后,我曾走进那座“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纪念馆”,立刻会脱下满身的炎热喧嚣,在内心注入浓厚的悲凉,仿佛听见历史冤魂沉重的低泣。我始终有种巨大遗憾,就是南京未能像奥斯维辛那样,成为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一块共同的哭地。

  对此,我曾在华商报上写过一篇叫“南京离奥斯维辛有多远”专栏文章,分析了其中原因。很简单,有了宏伟的纪念馆,但南京并没有足够勇气去真正持续面对历史真实,去进行自由开放的剖析与讨论。当很多历史都被划进“禁区”,后人在历史面前就会有太多的价值混沌,那样的话,纪念馆自然承载起纪念与警示的意义。

  官方通报说,此次南京爆炸造成13人死亡和200多人住院,其中14名属危重受害者。这一切,足以标注这场灾难的严重。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敬畏与关切。这些天,我持续关注与南京爆炸有关的新闻。记忆最深的,还是在事件现场,那位官员质问电视记者蛮霸:“你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把电话给我,哪个让你直播的?”历史与现实的关系,又形成了一种深刻的悖论——当此时真实不能被更多人记录,又如何保证未来历史不被扭曲?

  于是,我越发对立馆纪念南京爆炸的行为,产生难以名状的厌恶。真正影响一个人内心情感与信仰的,永远只能是真实与真相。若历史真实不能被记录,若现实问题不能被批评,就算现在南京弄出一座比“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纪念馆”更大更华丽的建筑,来呈放此次爆燃现场遗留下来的物品,比如烧毁的公交车,爆燃后毁坏的管道,最终带给人们的感觉,也很可能只有空洞与苍白。

  作为公共建筑的纪念馆,是用来记忆与教育的。如果一个人记忆的理由不能足够的真实,这种记忆也就没什么意义;如果一种教育的依托本身就不够深入,这种教育也就不可能产生效果。越来越多人之所以远离纪念馆,选择到民间寻找纪念的依托,说到底,也就是因为现在有很多纪念馆并没有真正把“真实”两个字放进去,更没有把“反思”这篇文章做透了。这一点,在唐山大地震上,早就得到太多的印证。

  纪念馆从来不是作为教育普通老百姓的工具,更不能成为一些官员把丧事当喜事办的政绩。我觉得,如果南京非要建这个爆炸纪念馆,那就得让公众看到足够的“真实”与“反思”。还有,大爆炸造成那么多人员伤亡,到底有哪些人应该被“问责”。

  为表达对逝者哀悼,对伤者悲悯,我还大胆建议,南京真拿出勇气,学岳王庙那样,在纪念馆门前面也跪上几个责任人,其中包括那些破坏记录真实的人。哪怕,给这些人也打上“马赛克”。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