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专栏:他的国,在这世界上不存在  

2010-06-21 22:1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再看法国队踢球,只想瞧瞧高卢雄鸡们吃晚餐的样子,来试图发现那张犹大的脸孔。做“内鬼”不容易,寻找谁是潜伏的叛徒,更有刺激性与挑战性。

     本来,在更衣室里,阿内尔卡说主教练多梅内克是婊子养的,这属于绝对机密。然而,还是有叛徒把这个情报传了出去。当内讧演变成一起 “国家事件”,就有权力之手挥动,让阿内尔卡提前回家,不带走一片彩虹。

   “阿内尔卡不配坐飞机,让他步行回巴黎好了。”法国足协高官贝尔纳·索勒这样的话,很愤怒,也很刻毒。非洲大陆遍地虎豹豺狼,动物 凶猛,一想到孤傲的阿内尔卡要从万人空巷球场被扔到荒山野岭,我内心就很纠结。真是如此,我估计,光头的阿内尔卡就算不变成一堆白骨 ,也会成为金毛狮王的。

    这让我想起那个叫切·格瓦拉的伟大男人。这个人永远在路上,衣衫不整、遍体鳞伤,样子很像耶稣,其实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圣斗士。 他那一生,曾经被同志背叛,孤军奋战,就连在生命最后阶段,那位宣称受他的恋人,竟然也是间谍,充当了告密者。关于切·格瓦拉最经典的 评述就是——“他的国,在这世界上不存在”。

    拿这句话评价阿内尔卡,似乎也很适合。这时候的法国,绝对不欢迎他。他已经成为一个被国家权力抛弃的人。一个人的荣辱,甚至是生死,很多时候,并不由自己掌握,只是由权力之手来划定。在足球场上,一脚可以踢成国家英雄,一脚也可以踢成民族叛徒。这之间的那条中隔线,很多时候,混沌,而又脆弱。

    前几天,在加纳战胜塞尔维亚之后,加纳队主教练拉杰瓦奇却一脸忧伤,他是塞尔维亚人;四年前,荷兰人希丁克也曾经这样打败过荷兰队,没有欢欣 ;两年前的欧洲杯,披上德国战袍的波兰后裔波多尔斯基攻破波兰城门,波兰政客为之恼怒万分,立即动用权力与法律手段要收回反骨仔的波兰国籍。国家很大,权力很强,有时偏偏承载起不起一个足球重量,这其中有值得探询的文化深度。

   世界杯是欢场,也是情场,是游戏场,更是名利场,说到底,世界杯还是属于权力场。足球本质上就是自由与权力的游戏。阿尔内卡的辱骂 主教练,不过就是为了在球场上获得更多自由罢了;法国队的兵谏,也就是球员在通过对抗权力来实现技战术的自由。当权力彻底控制着足球背后的文化,文化也必然失去源头活水。这时,纯粹自由的足球就无处安放。
  
  有什么样的权力,就会有什么样的文化。潜伏的告密者,不过就是权力文化的一只寄生虫。不过,阿内尔卡还不是最惨的人。前几天,尼日利亚中场选手凯塔在与希腊队比赛中吃到张无谓的红牌,非洲雄鹰折翼落入地中海,现在,他已收到至少1000份来自他同胞的死亡威胁。而在1994年世界杯上,踢进乌龙球的哥伦比亚球员埃斯科巴收到许多死亡威胁,在回到祖国后,他惨死在枪口下。民族主义绝不是要滋长阴暗与暴力,在这种可怕的足球暴力背后,深植着一种封闭的文化。

    法国人托克维尔说过:“当过去不再照亮将来时,人心将在黑暗中徘徊。” 想到埃斯科巴的噩梦,不知道在凯塔心中,尼日利亚还是不是“他的国”?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