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官场作家为什么心理分裂很严重  

2010-06-20 20:4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暴力拆迁是个触及社会敏感神经的话题,最近,吉林作家李发锁却以此题材写了部长篇小说《动迁》,引起了媒体关注。此书腰封上写道:“这是一部深度解析城市开发和拆迁过程中潜规则的书”。李发锁曾任长春市政府秘书长10年之久,现任长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对媒体感叹道,“讲真话最困难”。(据6月18日《北京晚报》)

  我注意到,李发锁在推介此书时,扛出一些很容易令人激赏的理由,那就是“说真话,为弱势群体执言”。不过,一些批评者却认为此书太过“主旋律”,作家张笑天也说其中写高层太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官场作家还唯唯诺诺地说,“我可能又要说被人骂的实话了,现今拆迁的恶性事故比以前少多了”。

  仔细看完李发锁接受媒体采访的报道,我对这部小说一点兴趣都没有了。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应该称李发锁为“官人”还是叫“作家”。当然,如果拿“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这种话来评判他,实在又太刻薄了。我只是觉得,像这种官场作家内心实在太纠结了,甚至有点错位分裂。一方面为打开市场,把“说真话”旗帜扛得很高,来抚慰普通读者的心;另一方面又时刻不忘着唱赞歌,通过媚权来不损害自己的官场利益。

  我的这番话,肯定会让李发锁这类官场作家听得心理很不舒服。但是,我是在说真心话呀。李发锁让我想到不久前另外一位引起极大关注的官员,就是原湖南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姜宗福被称为“官场上的凤姐”,不久前,他围绕高房价、官员财产公示等敏感话题,也公开说过一番实话,后来很快就被调到岳阳一高校任院长助理了。不过,姜宗福的“说实话”绝对要比李发锁猛烈多了,完全不在一个级别。原因完全就是因为姜宗福对官场已是“无欲则刚”。而很多像李发锁这种官场作家,仍然对权力有着较大渴求。

  李发锁现在仕途或许不算乐观,但绝对尚未断尽,仍是人在官场。我不知道,李发锁今后的理想到底是文学,还是仕途。但我绝对相信,他现在仍然珍惜自己在权力场中的位置。这其实是一种最正常不过的心理。前阵子我还与几位官场作家朋友喝酒聊天,他们对着我这个时评人纷纷感叹,如果不是身在官场,绝不会写那样“没骨没刺”的文章,其中一位竟然发誓说,等他退休之后,一定要把在官场见到的腐败与丑恶写成小说。可见,李发锁的心理,在官场作家其实很普遍。

  要分极这种心理产生的原因,只要看看布迪厄关于文学是怎么说的,就会很清晰了。布迪厄所说的“场域”概念,现在被人们广泛熟知与运用。场域就是指权力斗争所发生的场所,或者说,一切场域均为权力场。布迪厄认为,文学场在权力场中居于从属地位。文学这个词听起来很高尚,很纯洁,但文坛说到底还是一种权力场,作家们也是要在其中争夺权力与资本。比如,现在还谁不知道作协是个权力机构呢?文学场的权力属性,很多时候决定着“为艺术而艺术”的理念只是一种乌托邦。

  也就是说,文艺独立性只是相对的。文艺创作者的清高,是他们希望能够在政治和经济的权力面前,保持独善其身的姿态,这往往取决于他们是否拥有可以满足内心需求的政治与经济的资源。不在官场的人,对权力欲望可以少一点,但可以通过经济资源与艺术价值来补足,从而达致内心平衡。比如,作家郑渊洁退出中国作协,至少说明他内心已不需要那些权力赐予的资源。而像李发锁这类官场作家,则希望把权力与经济的两种资源都能控制在手中。两全其美当然是好东西,但这种奢求也很容易造成心理错位。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