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专栏:黑白往事  

2010-06-14 09:3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最易撩拨的,是怀旧。埃利斯公园球场阳光本来就很撩人,加上马拉多纳的风情挑逗,很多人记忆都在倒带,青春欲念随着汗味泛溢而来。

  头发卷翘飞扬,眼神咄咄逼人,络腮胡子飘逸,马拉多纳像是一头来自南美潘帕斯草原的雄师,到了非洲大陆,仍有王者不可侵犯的威严。看着他穿着笔挺西装,我在想,如果戴上墨镜会怎样样。

  绝对很黑社会的样儿。英国《太阳报》就说,“在阿根廷队被动的时刻,表情凝重的老马很适合出演《教父》,或者说他的造型像南美大毒枭更为恰当。”那一刻,我突然想起青春偶像“许文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周润发在《上海滩》里演的“许文强”,与在球场驰骋的马拉多纳一样,都是从那台破旧的黑白电视闯进我内心的人物。那时候,我正浑身长毛,开始分泌荷尔蒙,内心有离经叛道的冲动,不喜欢守在校园的四角天空。我看过朱学勤在书里说,逃避正统文化的压迫,历来有两条出路:一是黑社会,一是温柔乡。现在想想,这话不仅适合变革年代的社会,有时也符合精神混沌的个体。

  有一种现象,就是像我这种奔四的老爷们喝起酒来谈往事,经常说的,就是年轻时打架与泡妞。我高中时也打过几场群架,晚上放学回到家,一看我身上伤痕,父亲就教育说,“你要再学黑社会,大牢有你蹲的”。可是,只要一对着电视上那个穿风衣、戴礼帽、围长巾的许文强,那点教诲立即随风而去。后来,“许文强”还变成《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

  时间毁坏了女人的容颜,糟蹋了男人的身体。曾经在球场上横扫千军的马拉多纳戴着“球王”标签,吸毒、滥性、涉黑,身体像吹气球一样臃肿不堪;而曾经英俊潇洒风度翩然的周润发,挂着“影帝”头衔纵横四海,却挡不住肥肉凶猛生长。当偶像到了黄昏,最落寞的其实不是偶像自己,而是曾经崇拜者的茫然无从。这是一种文化忧伤。能够疗治这种忧伤的,就是在怀旧的时候,懂得增加一些新的时代文化元素。

  现在,马拉多纳一脸沧桑,在16年后他重新站在世界杯的球场,岁月深藏的激情终于可以奔涌而出,它冲决了许多人某种已经渐趋变硬的精神围墙,找到一种锐气重来的感觉。但是,这时候的怀旧,它不应只关风月与暴力,还应有现实思考。比如,关于马拉多纳,关于黑社会。

  “我就是非黑即白,在马拉多纳的生活里,永远没有灰色。” 在获得南非世界杯入场券后,马拉多纳这样坚硬的表白曾让官方很不爽。前两天,还有马大帅带着黑道去南非的传闻,老马在南非也差点被人砍。成者为王败者寇,现在,全阿根廷人眼里只有“开门红”。如果马拉多纳最后真的捧起大力神杯,那时还人会有多少人去问,“那两只手,到底哪一只是黑的,哪一只是白的?”。

  远方异邦的事,不容易知道答案。但身边的人和事,又能一下子就能说得清吗?足球江湖,黑白往事。中国足球打黑将足协衙门几乎连窝端,真是深不可测;重庆打黑也绝对是“浪奔,浪流,浪里看不出有未有……”。我只知道,电视里那个黑老大“文强”,不再是《上海滩》里的“许文强”,当然,更不是当年的“小马哥”。

  评论这张
 
阅读(8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