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还乡与寻道  

2010-05-10 22:4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鲜花惹眼,青草更青;十月落叶飘零,冷瑟萧落;再有就是春节时分,白雪纷扬,天地静默。这是我淮安乡下老家的场景。我也总会选择这样的时节,从很远的地方,回家,去看父母亲人。

这次回淮安,选择在五月。之前内心早就计划的,是带着女儿,在老家平原的河流边上静静地坐着,或者在空旷的原野上慵懒地躺着,只想着父母的苍老,看着女儿的快乐。想必,这样暮春的时节,那里也还是有槐花放肆,蝴蝶翩然。

  早年,在开始写作的时候,我熟悉大地上的一切事物,也了解所有节气的心脏,写下的文字,也多是在抚摸乡村的纹理。后来,终于流落到城市,在漂泊奔突许多年之后,老家乡村不同的时令只在内心留存一个已经模糊不清意象。我记得五月是有花草的,却记不清大地上到底开着什么花,长着什么草,爬着什么虫,这其实是一种背叛。

  所有的背叛都是从逃离开始的。每个人的行走人生,很多时候不是进步,而是逃离。这些年,我漂落在很远的异乡,也努力顺着文化的阶梯向上跋涉。我现在算是懂了,一个人走得远了,站得高了,在内心,应该真正懂得后退,把自己退到最底层的人群,退到时代与社会的边缘。逃离就是后退的一种外在姿态。五月还乡,也许就是一种逃离。

  其实,乡村已经不可能再带给我任何的诗意,我也早就不愿意再写那样虚空梦呓的乡村文学,内心深处有关乡土中国的差序与沦陷,让我觉得那样的写作是有罪的。事实上,在老家的乡村,我的父母、兄弟、亲朋,也总会有一种沉重叹息,带着泥土的苍凉气息穿越漫长的空间,像一条无形的鞭子,不经意就会抽在我的心上。

  我也许说不清为什么会选择回家,也道不明回家的意义。儿女情长与寻根情怀,当然是有的。但有时又觉得有些牵强。毕竟,纵然在城市可以应付温饱住行,但回家仍然算是一件奢侈的事。仅仅一家人来回的机票,每次也总难少于万元的,这还不过是回家花费的一小部分。但是,对着城市满城璀璨灯火的时候,我又总是说,不回家,我还能去哪里呢?“大道合乎自然”,我内心的自然也还是老家的乡村呀。

  是的,说到底,回家,也是一次寻道。最近真的很困惑。觉得自己站在一个人的文化据点上,下面是奔腾的洪水冲击,内心的堤坝几近垮塌。这种内心的文化困境,自然来源于现在生活的大环境与小环境。若以世俗功利视角,上帝对我是足够偏爱了,工作与生活,薪水与学习,都算是趋好的。只是,在我内心,文化才是让人站起来的真正支撑呀。而我现在一个人的文化选择,真的遇到了空前逼仄的尴尬。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写不出想要的文字,更做不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活在文化的沙漠中,纵使有万两黄金,也不一定找到需要的源头活水。这是一座城市与内心的距离,这是一个人与现实文化的距离,这是难以弥合的距离。在这样情境下,无边、海量、繁冗的工作与学习,也似乎随时会滋生出一根压垮自己的稻草。

  我过去太珍爱眼前的事业与文字,已有两年多没有休假,甚至放弃了绝大多数的周末。那绝不是因为誉与利益的驱动,而是因为内心的认同。而面对现在的文化尴尬,我想用五月还乡,希望在短短几天,让并不自由的行魂,在局促的远行中,重新找回那份内心的安定与认同。

  评论这张
 
阅读(2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