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拆迁自焚案无地方官被问责的时代悲情   

2010-04-08 21:0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暴力拆迁制造的惨剧曾一次次濡染过公众耳目。然而,有官员却在强拆时放言,即使自焚,官员仕途也不会受丝毫影响。南方周末记者经过多方查证,发现在最近三年发生的八起拆迁自焚或活埋案中,确实无一名地方一把手受到问责或追究。(据4月8日《南方周末》)

曾被寄予厚望的《物权法》,并未能约束住一些公权力踏入私权领域的残暴铁蹄。一些地方政府挥舞“拆迁条例”,将其效力凌驾于《物权法》之上。这种践踏法律,推倒公众权利的拆迁,派生出许多“自焚”、“活埋”这样的公民非正常死亡事件。

今年清明那天,杭州有一场公祭打动了无数人。杭州百井坊巷的拆迁户聚在一起,沉痛悼念去年为抵制强拆自焚身亡的成都市民唐福珍。死者安息,生者坚强。而要带给生者坚强的力量,显然离不开对肇恶者惩罚。“近3年拆迁自焚案中无地方官被问责”,则让公众内心涌动着强大的悲情。

拆迁户的惨烈自焚与惨遭活埋,是一种强大的人性悲剧,更是现代文明的耻辱。太多教训说明,人性与文明这样的起码道德底线,对一些失范的公权力来说,是一种难以奢求的要求了。比如,直到现在,在唐福珍自焚事件中曾被停职官员钟昌林仍然强调,他对唐福珍的死根本不存在歉意,并强调“唐福珍自焚是法盲的悲剧”。这位执法者以如此冷血的“凛然正义”来掩蔽那一脸血污,足以令人内心涌动强烈寒意。

法律从来也不是把人性与文明当成敌手,那种践踏人性伦理底线的执法,往往也经不住起码的正义拷问。事实也证明这一点。比如,前些天,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父子面对强拆,浇汽油自焚。事后证明,相关拆迁行为没有许可证,根本不符合“程序正义”。这就意味着,在此类事件中,应该有人被问责,包括地方官员。众所周知,中国式拆迁的一个最重要背景,就是源于GDP崇拜与政绩幻觉。“拆了建,建了拆,拆也是GDP,建也是GDP”。显然,地方政府官员必须承担这种城市“改造”问题的责任。

也就是说,在拆迁过程,除了直接跟拆迁户接触的官员,更高级别官员在很多时候也难以规避相关责任。从某种意义,这就像发生矿难地方政府官员要被问责一样,在拆迁事故中造成惨烈的死亡,地方官员也要承担相关管理缺位的责任。最近三年发生的拆迁自焚或活埋案中,竟然无一名地方一把手受到问责或追究,这实际上表明一些权力并不受法律约束,这只会激起公众强烈的不满,造成更多的人失去对法律的信仰。

与矿难事件中问责不同,在发生拆迁造成少数个体生命伤亡之后,一般来说,更高层级的权力不大可能直接介入。这样一来,就造成问责主体和问责对象往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就是完全的“共同体”。于是,要么是权力对问责对象进行袒护,要么动用行政权力干预法律使被问责者免于惩罚,更有甚者,就是无动于衷,不加任何责罚。这就是拆迁自焚案中无地方官被问责的深层次原因。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美国著名法哲学家、法律史学家伯尔曼这样说过。在拆迁自焚案中,未能像矿难那样从上而下地启动及时问责,实际上就给予那些逾越法律底线的权力以“豁免权”,使他们不用背负起应有的责任。在这样背景下,在疯狂拆迁产生的政绩与利益驱动下,在“拆迁不力,官位难保”的挤压下,中国式拆迁制造的血泪悲情,也只会继续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