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不应将流动人口关进封闭的城堡  

2010-04-26 21:5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后北京的流动人口将迎来一种新的生活体验。北京已开始试点推行城乡接合部的流动人口“倒挂”村的封闭管理模式。按照这种封闭式管理模式,警方联合政府部门为这些村落建围墙、安街门、设岗亭,并封闭一些不常用的路口。这些城中村统一安装监控探头,还配备大量的巡逻队员。(据4月26日《新京报》)

  从乡村挤进城市的人们,内心往往会有一个城中村。许多年以后,我在城市里有了一间自己的房子,但夜晚偶尔还是会望着逼仄的天花板,怀念当初落脚城中村的往事。廉价的饭铺与吵闹的房客,已经成为生命里抹不去的印痕。甚至晚归时街边挑逗的流莺,都会成为往昔苍凉人生里的一种别样色彩。

  怀念城中村,其实就是怀念那里的自由、开放与宽容。对一些底层流动人口来说,能有一个地方让他们不用去刻意掩蔽自己的贫穷与浅陋,这本身就是一种安慰。然而,这样的自由却让一些生活在高档小区的精英分子一脸不屑。在他们看来,让这些联系松散的土豆拥有太多自由,就容易产生影响形象与危害安全的社会因子。于是,他们利用话语权,总是对流动人口采取“临时化管理”手段,甚至不惜将之隔离,来让这个群体成为随意可以控制与摆布的棋子。

  不难想象,对流动人口倒挂村进行“封闭”管理,很容易制造社会的隔离与断裂。流动人口以前自由出入的城中村,将变成一座座“城堡”。那些围墙、岗亭、探头以及巡逻兵,会让流动人口原本就已经是孤岛式的生活,增添无尽的孤独、冷漠与疏离,也很容易导致他们的权利遭受剥夺。而在这样的社会分层年代,让各种群体都能实现上下自由地流动,这是保证各种权利实现有必由之路。以封闭的方式来阻隔那些外来流动人员的交流机会,以密集的探头与巡逻来对生活在“城堡”里的人们进行监控,很容易损害到他们人身、发展、自由、隐私等等于方面的权利。

  这是一个自由迁徙的年代,过去的户籍制度根基也早已松动,那些依赖于户籍之上的权利捆绑,也正在被不断破解。在这种情况下,以户籍作为一种“藩篱”来制造隔裂,就必须被扫进历史垃圾堆。从这个意义看,对流动人口“倒挂”村进行封闭式管理,很容易陷入开历史倒车的泥潭。而且,这种做法很容易使公民的居住、教育、社保、医疗、尊严、安全之类权利,被密封在一个由权力控制的城堡,无法真正实现信息公开,接受有效监督,从来蕴蓄出新的公共治理危机来。

  法国大导演吕克贝松曾监制过一部叫做《13街区》的电影,讲述在未来的2013年,巴黎有一堵墙把贫弱群体居住区与其他发达区隔离开。一面充斥着灰暗、肮脏、贫穷、暴力;一面显扬着繁华、时尚、文明、开放。在那个被隔离的落后区域里,没有法律,没有制度,只有黑恶势力横行,只有贫困与不公。政府为了遮丑,甚至试图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残忍抹去。幸运的是,经过交流、抵制与反抗,权力终于放弃了冷漠与傲慢,走出了封闭与狭隘,让那个地方的人们重新拥有相应的自由与权利。

  北京不是电影里的巴黎。但是,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生活比艺术更真实,有时也更残酷。北京作为“首善之都”,不是哪个强权者的北京,而应该是全中国人的北京。北京要真正成为一座公平、公正、宽容、开放、人文的国际化大都市,首先要做的,也就是要多抛弃一些封闭式管理思维,不能让人们处于现代封闭的城堡里。

  评论这张
 
阅读(580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