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大地上的漂泊者  

2010-02-25 00:0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没有春寒的日子,我站在临窗的书橱旁,让太阳洒在身上。有时因为翻看一本旧书,不知不觉好时光就悄悄地溜走了。

  有些旧书真得值得用最大温情抚摸。就像我今天重读的这本《太阳升起以后》,在2000年前后,它曾经令我疯狂地痴迷。就是顺着这本苇岸的书,我读了很多的诗,比如海子、黑大春、雅姆、叶赛宁、里尔克,以及后来把目光持久地停驻在俄罗斯诗歌上。那年夏天,我还专门去了苇岸海子他们生活的昌平,去看柏桦林,在山野静默。

  我记得苇岸在“大地上的事情”中的许多语句,我也懂得叶赛宁的“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的深长意味。后来,我也开始了漂泊生活,虽然不能像荷尔德林说的那样“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但我始终在精神世界留存着一片质朴的大地。这些年,我在几个城市呆过,有太多的旧书已经扔在暗角里,但始终还带着这本《太阳升起以后》。

  这本书上涂有一些疑的记号,是当年读不懂的语词与诗行,现在大抵都能懂得其中意味了。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时间的力量。许多年以后,我把“大地微凉”这个字当作自己的文字标签,其实这背后有一段与大地有关的阅读历程。苇岸、韩少功、陈冠学、怀特、梭罗,以及许多俄罗斯的诗人,都曾带给我太多大地的意象。而许多年城市的漂泊生活,让我内心的大地已经完成了从乡村向城市的延伸。大地微凉,现在是我内心共通的情境。

  像苇岸这样打动过我的作者,还有江堤,他的那本《瓦片》也曾深深打动我的内心。我甚至觉得,后来我到湖南工作,与沈从文、江堤这样的魂灵牵引有关。这些人,其实都早已去了天堂。但因为文字,就觉得他们始终未曾消逝。他们的书跟随我漂泊许多年,已经严重泛黄。因为这些书曾经漫久地躺在我居住的阴暗潮湿的出租房内。现在,我在这座异乡的城市拥有了自己的小屋,可以整天照得进阳光。我把书架树在最能洒满阳光的窗口,就是希望这样书上沉睡的文字可以再次灵动地跳跃起来。

   “漂泊者啊,你的道路黑又长”,我突然想起阿赫玛托娃的这句诗。现在已经夜深,窗外不远处的长江正在沉沉入睡,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这条江河更加美丽壮观而又汹涌澎湃的河流,也无法想象这辈子还会不会再有一座城市能比重庆让我充满复杂而生动的记忆。于是,我会在这里,重新翻那一本本老书,续写那些经年不曾完结的文字。她们的共同名字就叫大地微凉。

  评论这张
 
阅读(2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