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房子里的情感毒药  

2010-12-18 19:1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享受爱情人生是悲凉的,不能拥有幸福婚姻是苦涩的。当“非诚勿扰”里征婚女马诺喊出“宁坐在宝马里哭,也不坐自行车里笑”,无数年轻人在悲叹,爱情已死,合同婚姻时代到来。

  现实似乎正在印证这种悲情判断——来自全国妇联与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的一项大型调查表明,超过40%的受访女性希望理想伴侣的职业是公务员,七成受访女性认为男性要有房、有稳定收入和一定积蓄才能结婚。这种结果,其实是爱情与婚姻的一曲时代挽歌。  

  “这一代年轻人被房子招安了”,这是经常听到的慨叹。年轻的奋斗指向,一定包括收获美好的爱情与婚姻。显然,爱情不应该简化到以公务员身份来界定对象,婚姻也不应该矮化到一座房子的高度。“嫁人就嫁公务员”、“男性无房结婚免谈”的冰冷现实,令人情何以堪。

  去年流行的电视剧《蜗居》让人们看到权力身份是怎样吞噬情感伦理的。在房子包裹的现实艰难中,漂亮的都市女孩把自己赠予权力消受,因为权力能够捆绑巨大的社会财富,可以赐予她梦想中的房子。那时,爱情成为内心隐痛。诚然,这种选择难以摆脱道德暗影。但必须承认,很多时候,道德恰是无情物,作为理性经济人的个体,终究很难完全摆脱现实利益掣肘。 

   这就是为什么还有不少人愿意给予一些“二奶”、“小三”同情与理解的原因。现在这种“7成女性称男方有房才嫁”现象,也应该能够很大认同。就在前两天,中国社科院才抛出“全国85%家庭买不起房”的提法,引起无数人共鸣。无疑,这是一个房价高企到无数公民感到绝望的年代,而在爱情与房子之间,就有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当那些女性婚恋选择是以牺牲感情的质量,甚至是以完全牺牲感情为代价,这种过度背离自然人性的情感,实际上是一种社会难以承受的断裂。

  中国房子已经埋藏着危害情感与伦理的可怕毒药,它正在不断侵蚀人们的权利、利益与尊严。人这一辈子,其实真的不应该只为房子活着。但人这一辈子,如果连活在自己房子里的梦想都无法实现,或许内心就会有沉重的苍凉。毕竟,我们的爱情,我们的婚姻,很多时候,都需要在自己的房子里面上演。失去房子,当然就是失去生命中一种重要的舞台。尽管一片苍白也可能书写绚丽的感情色彩,但不喜欢苍白原本就是无数人真实而自然的体验。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剥夺人性自然真实需求的罪恶肇因呢?

  “嫁人就嫁公务员”的指向是权力附加值。现实又是这样吊诡。一些权力与民夺利,一些权力不愿还利于民,一些权力不肯还权于民,恰恰就是今天中国房价疯狂的重要推手。本来,公权来源于公众私权的让渡,权力在手,最应该做的就是对公众利益进行反哺。令人愤慨的是,一些权力却在贪欲过度膨胀之下,失去了起码的权力品质与伦理,在“以地生财”背后的民生疯狂掠夺中,在房价满足GDP政绩幻象中,在权力与资本合谋中,残酷剥夺了公众自然的人性情感。说到底,“7成女性称男方有房才嫁”,并不是在让这些女性蒙羞,而是让相关权力及其豢养的利益集团,丢尽了脸。

  我们活着,是因为有爱。我们爱着,是为了幸福。从这个意义上讲,主动选择没有爱情的婚恋,的确有不道德的因子。而道德恰恰最离不开公平与公正的社会制度来培育。现在,当我们被迫饮下中国房子里的情感毒药,当我们生命中最宝贵的情感伦理在被不断扼杀,我们不禁担心,有太多生命沉沦于没有情爱的苍白世界,人性荒原上会出现多少的动物凶猛,而谁最后又能成为人性危机的幸免者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592)| 评论(1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