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疑是地上霜  

2010-11-23 12:3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疑是地上霜 - 单士兵 -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一直没时间带她去理发,头发挡住她眼睛的时,她就自己拿起剪刀,胡乱剪,结果,很参差,也很逗。)

                                    疑是地上霜

       心灵的坚硬与麻木,在到秋风萧瑟的时候,也很难唤醒思念故乡的隐痛。不过,这样的抵御在冷冬来袭之时,就总是要失守得溃不成军。我在想,大抵越是清冷的时候,越能感受到四周的安静与内心的荒旷,让灵魂不经意地陷入突然无措中,最后只能回到生命最重要的原点。那里,当然是故乡。

  这两天午夜回家,发现雾都的上空,竟也总是凉月满天,一时间,觉得那是苏北故乡淮安已是很冷寂的月色星辰,乘着清风翩然而至,一照面,就完全入心了。那一夜,我怎么也睡不熟。清早时,女儿一如往常悄然地到床头来看我,发现我竟然已经睁眼醒来,顿时高兴万分,就缠着让我送她上学。外面是重庆的早晨,亮色并不透明,像是故乡昨夜的月色,仍未散尽。

  后来,我牵着女儿的手,走在淡白山道上。那一刻,我想象着,如果是在故乡,这样的早晨,路边草叶一定已经布迹着早霜,像是令人心弦柔软的白色碎花。那时,如果我也在牵女儿的小手,她必然是更加欢悦的,因为她只要转身,就可以发现身后有我老迈的父母,在目送。想到这里,我心头立刻有轻微迷乱的颤动。随即,又清醒在女儿的欢唱中,继续牵她的小手,行走在脚下的,是异乡的香弥山。这时,已经没有花开,四周树叶,还是常青的。

  送女儿上学,这是我奢侈的事。我总是在午夜时回家,午饭时醒来。我回来时女儿在熟睡,我醒来时女儿已在学校。特别是这几个月,手头的琐事让日子忙得昏天黑地,周末我也几乎完全沦陷在出差与加班中,与女儿虽然同在一片屋檐下,却也只有两处相思。相思当然是要出口的,于是,几乎每天早上,她都会到我床头,悄悄地放好一封头天晚上写好的信,里面说着让我幸福又伤感的话。在傍晚放学后,她第一时间要做的事,就是去寻找我写的回信。现在,她五岁半,把很多想说又不会写的话,都替换成歪歪斜斜的图画。这世间,也许只有我,完全读得懂里面的情感和意蕴。

  别以为我忘了自己的愧欠,其实我知道有些东西只能去收藏。也许这里的江山是我青春最适合埋葬的地方,但我从来无法笃信在哪一处异乡能真有一片完全没有委屈的天空。有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自家楼下的长椅上,看着不远处枯黄的那弯江水,想故乡平原上那些河流,它们像是从天上飘下的一条条绸带,芦苇、庄稼、野花、钓者,都成了绸带边上的五彩流苏。那也是我内心的情感绸带呀,它缠绕着的,都是故乡那些爱恋的亲人。

 “妈妈曾经对我说,我一辈子再也看不到像湄公河和它的支流那样美丽壮观而又汹涌澎湃的河流……”这是玛格丽特·杜拉斯在《情人》里说得话。此地的青山和彼处的流水,都仍在。但哪里是心灵可以彻底栖息的地方,我不知。有一点我是内心通透的,没有哪一处故乡的沧桑是因为等待游子,所有游子都将在凝望故乡中历尽沧桑。

  今夜,异乡的山城满天明月,故乡的平原想必定是满地霜。行走在月光下的我,一会看天,一会看地。抬头凝望,低头沉思。在那一低头时,情不自禁喃喃自语的,是那句“疑是地上霜”。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