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异地倾倒毒垃圾不应一罚了之  

2010-01-13 12:4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关于“洋垃圾”进口事件的报道,曾让公众很受伤。不必讳言,把污染转给别人,具有某种“侵略性”。悲哀的是,向公众扔“毒垃圾”的,并不只是异邦的那些无良商人。

  不久前,浙江省东阳市的普洛得邦制药公司就把“毒垃圾”倒入安徽涡阳、利辛两地。针对这种行为,现在安徽与浙江省的环保部门已达成一致,普洛得邦一次性为这种丑陋的行为赔偿两地费用共220万元,此后不再承担其他任何经济赔偿或补偿责任。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普洛得邦应该为缺乏社会责任埋单。毕竟,他们把危险品交给一家皮包公司来处理,也未能进行有效的监督制约,而且那家公司甚至没有生产车间和生产设备,根本不具备处理危险品的起码能力。把“毒垃圾”拉到异地一扔了之,当然可能制造可怕的公共安全危机。

  相关报道并没有说这些毒垃圾制造了怎样的人身伤害,而“毒垃圾”倒入地的安徽方面,从村民到环保部门官员都在强调,东阳是发达地区,把危险品转移到欠发达地区是“欺负人”。这让我觉得,这样的赔偿更像是对一种为富不仁行为的罚款,它并不能从制度层面真正解决当前处理危险品的困境。

  危险品处理现在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市场。那些“毒垃圾”当然也可以变废为宝。问题是,在市场的语境下,处理毒垃圾不可能稳赚不赔。这实际也决定着处理危险品赋含着公共安全责任。也就是说,不是谁都有资格来摆弄那些有毒物品。那么,现在对危险品进行处理的企业或机构,相关部门到底有没有提供合理的执业标准,到底能不能通过有效监管来让这些企业承担起相关的公共安全责任呢?

  很遗憾,这一切在这起异地倾倒毒垃圾事件中,都处于某种空白与断裂的状态。比如,普洛得邦这种生产有毒化学品的企业,对为自己处理危险品的公司失去监督把控;而浙江环保部门对这样的公共安全危机,也处于监管失灵的状态。不论是危险品处理机构的执业标准缺失,还是相关环保部门的监督失灵,都意味着这起异地倾倒“毒垃圾”事件就是一面镜子,映照出当前公众正在面对危险品处理的庞大安全隐患。

  事实上,在上海、南京这类大城市,渣土车带来的安全隐忧也并未完全消解。这其中自然也有“层层转包”带来的管理困境,比如从地产商到承包商,从承包商到包工头,在不同层级的更替中,公共安全责任被不断消减,危险品在处理过程中变成了一个个可怕的幽灵。

  简单地拿“发达地方欺负穷地方”说事,或许可能吸引很多道德同情。赔偿罚款也很容易让人们在打击“为富不仁”感到一时解气。但是,这绝不应该是解决危险品处理问题的终结,而应该是一种开始,来提醒相关部门尽快完善相关行业的执业标准,明确处理毒垃圾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弥合环保部门在相关监管中断裂。否则的话,危险品处理就很可能在不经意制造出令人心悸的人间悲情。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