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暗夜抠心  

2009-09-03 01:5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多年之后我回来,
                我用外衣蒙住脸,虽然能够记得
                我没有偿还债务的那些人都已不在……

这几句是米沃什的诗,一直住在我心里。这世间,也有一个我无法偿还的人。十年来,每个夜里,我想着这个人,就把自己双手伸向内心深处,就像一个农民在苍凉地抠藕。抠出来的,是一滩黑污的淤泥。我一生也抠不完。

为这个人抠心,是今世无法摆脱的命运。十年来,没有谁与我谈到这个消失的人,直到前两天老八的突然出现,她是我与那个人共同的朋友。当年的情境已泛黄,老八寥寥几语,也只说到当年我与那个人北方离别的站台,然后说我对不起的只有自己和那个人。我承认,而且知道已不可能救赎起那一次永久失落的灵魂

故事是不可以倒带回放的,对谁都是。那一晚,我写了一篇叫做《抠心》的文章,写的时候,眼泪不停流,不停流。写完后,我不知道怎么办,就像是那已经无处安放的青春。后来贴给了老八,却绝不想被那个人看到。我愿意这一生都不再有任何相扰。我们都是有值得与必须珍惜的眼前人。但怀念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病症,怀念与忏悔也不应成为新的罪过。我真的很老了。就像是个知青,痛是青春永远迷失的梦,不能摆脱。

现在是十年以后。我早就不是一个人的自己。我依旧会抠那一年自己留存的那一滩淤泥,在暗处。一边血淋淋,一边黑呼呼,一边泪满心。

“我的羞愧不会太久,卑鄙的行为已被宽恕。”这是我上面引述米沃什那些诗后面的句子。我开始没有写出来,是因为这个句子不适合我。因为我觉得,人身上的有些原罪,是一生不可以被宽恕的。比如爱情,比如爱了却没有从一而终的男人。尽管这已经是今天青春男女不屑的时代童话。

深夜我从报社走着回家后,我会默默地看一会早已睡熟的女儿荞荞,还有或醒或睡的妻子。然后一个人久久站在阳台上。那是在黎明与黑夜之间的这个城市,最近竟然也能看得清星星和月亮。特别是这月半的时分,月华很亮。难能可贵的明亮还是不能让我内心通透,灵魂还是在森林一样的楼宇间穿梭,直到跌入远处山的剪影里,沉下去,彻底沉下去了。

我很少谈爱情的,觉得那是与悔恨一样复杂的事。对一个人的爱与悔,如果是一生,内心就会存放了一块永远汲满了苦汁的海绵,抽不掉,融入血。这是他者不知道的事。就像我每天外表依旧是哼哼哈哈的,那里面有着太多年岁烙上的世故。

这两天开始想念漂泊了,并不是觉得那真是什么销魂的事,而是明白,从此岸到彼岸,对我是需要苦苦修行呀。那个人所在的城市,曾经就有过一条窄窄的觅渡河,现在已经消失得不需要跨越。而我呢?那不自由的行魂呀,要达致澄澈的彼岸,大抵一定是需要一生的光阴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