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上书盼加薪”关键在引领话语权博弈  

2007-08-07 22:0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社会各界关注打工者的心声——这里有打工者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有受工伤者的呻吟、有烈日下汗水滴落尘埃的声响、有留守儿童对父母的呼唤……”日前,上百名深圳打工者给媒体写了封求助信——《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是打工者的迫切要求》,他们希望最低工资标准能够提高,让他们能够养家糊口。(据8月7日《南方都市报》)

物价飞涨的民生压力,相信所有人都能真切感受到。现在,外来工上书盼加薪,这样来自底层心灵的呼声,则更为苦涩,愈显凝重,相信无数有良知的人,会感受到这种声音的直指人心力量,会在碰触这些底层群体的艰涩之后,感觉到一种锥心的疼痛。

更何况,这样的诉求,同时还承载着更多的制度悲哀。很显然,在这些打工者的视角下,所谓的最低工资标准,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他们认同的“工资标准”。这样的情形,本身就隐喻着打工者的权利打折。即便是这样的语境下,他们仍然不得不面对最低工资标准过低,甚至还有最低工资不被执行的尴尬。

众所周知,最低工资标准,必须尊重劳动者的劳动价值,综合考虑劳动力的使用成本以及社会整体生活水平等因素,最终赋予底层劳动者特定的权益,来保障其基本体面的生活。问题是,现在一些地方出台最低工资标准,完全是由相关权力部门自说自画,最终使最低工资制度被极大的异化扭曲,不仅未能发挥其在促进社会生产、调节劳动关系方面的积极效用,也使大量底层劳动者生活失去相应保障。

比如,深圳的这些打工者,纷纷表示,在物价上涨,生存成本增大的背景下,特区内810元/月、其他700元/月的最低工资标准,越来越难满足他们吃饭、穿衣等基本的生理需求,很多打工者不得不转移到三长角城市去。这说明,不合理的最低工资标准,既带来民生之难,也对未来劳动力的延续造成不良影响。从这个上意义说,百名打工者联名“上书盼加薪”,这样代表这些打工者以及其他底层劳动者的民意,必须被不断放大,直至产生强大的博弈力量,来对不合理的制度进行纠偏,来实践他们的权利诉求。

事实上,长久以来,外来工缺少话语权,正是他们合法权益屡遭受轻忽的一个重要的体制根源。当那些与外来工切身利益关联的问题,作为自身“相关利益人”的外来工却总是失语,就自然造成相关政策造成出现一再的失误,同时,也使得外来工待遇福利问题的重要性与紧迫性,得不到有效的重视。也就是说,话语权长期被剥夺,使外来工声音只能成为社会的“隐藏文本”,从而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边缘状态。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前,一些公权力的公益性极大弱化,自私性强剧,甚至还出现与民争利的现象;而一些垄断行业挟地位以自重,掠夺民生,加大盘剥。这一切,都进一步消解了公共利益与公共福利,把弱势群体推向更加艰难的境地,从而加大了社会的不公平与平等。如果不能真正赋予像外来工这样的底层群体话语权,在与公权力与垄断博弈中发挥效用,就根本无法改变这类群体权利贫困的现实,诸如公平与和谐这样的诉求,也就只能成为“镜花水月”。

也正因如此,对于这起外来工“上书盼加薪”的事件,我们的视角,更多的在于,它能否引领与推动话语权的博弈,使广大的外来工群体,在表达权利诉求上,能趋近于一个平等的意见博弈平台上。也只有如此,诸如最低工资标准应与物价形成联动机制这样的诉求,最终才不会被某些权力部门随意拒绝或恩赐,与外来工群体有关的政策,才会更趋于公平、平等与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