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谁在制造农妇殷小云这样“废掉的生命”  

2007-05-27 17:4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没有废掉的东西,如果有,那就是人的生命”,这是许多年以前,陶行知先生在他的文章——《中国的人命》中发出的喟然长叹。陶行知所处的年代终究久远了。只是,“废掉的生命”,在今天似乎并不曾绝迹。

比如52岁的湖南农妇殷小云。前两天,她死了,死在派出所里。原因只是,她不愿交10元的“市管费”,与市管所人员发生冲突,因为她扯断了女市管员的铂金项链,于是,那名女市管人员就说她抢金器,接着她就被带进了派出所。几个小时以后,这名壮实农妇就死了,身上残留着勒痕、铐痕与血痕。(据5月27日《南方都市报》)

殷小云以叫卖水果方式中继续着生活的梦想。也许,她曾经也会想到,她的经营行为可能会与市管人员发生碰撞,但她绝不会想到,这样的碰撞,最终要她付出的是,以非正常死亡为代价。现在,殷小云自杀死了。这是来自当地司法部门的初步调查,她是用自己的背包在床上上吊自杀的。

我已经不愿以过度的敏感去揣测这个“自杀结果”的真伪了。这样的自杀,已经足以递出最大的惨烈写悲情了。那背包,当是她随着所带的惟一可以用来结束生命的工具吧。可以想象,那时,她必然经历过极其苦痛的心灵纠缠,最终,绝望战胜了对世界的眷恋,痛苦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

自杀,让这个讲求法治文明的时代,又多了一条“废掉的生命”。自杀,虽然并不会让那些市管人员与派出所相关民警一脸无辜,但自杀终究不同于他杀,相信也就绝不会有人为这位中国普通农妇来“偿命”了。事实上,据相关检察人士所说,出事的这家派出所已是第三次发生此类事故,但以前都没有追究过民警责任。

当然,这一回,检察部门以及媒体的介入,使当事民警难脱其咎了。其实,即便是再过严厉的惩处,也无法改变 “生命被废掉”的事实,也无法消减生命轻贱如草芥带来的隐痛与恐惧。如果这样的一个中国农妇非正常死亡,还能滋生什么期待,那么,对我来说,就是奢望湖南农妇殷小云,能够成为像当年的孙志刚那样的符号,来从此唤醒公权对私权的尊重与敬畏,来唤醒公权力对民生的同情。

不加节制的公权力,注定是一种民生灾难。即便是公权力出于维护公共利益不得已介入私权,也必须受到严格的程序限制。那种打着所谓美好初衷的旗号,违背程度正义的公权行使,根本不值得推崇。就算公权的行使,在某种程度上达到所谓的实体正义,但是,如果是以肆意侵犯、践踏公民的权利行为代价,也必须坚决叫停。因为,不加节制的公权力,以强大的强制力突入私权领域,其结果只能是危险与恐惧。

就像陶行知在那篇《中国的人命》结尾处写道,“要等到人命贵于财富,人命贵于机器,人命贵于安乐,人命贵于名誉,人命贵于权位,人命贵于一切。只有等到那时,中国才站得起来!”也正因如此,针对湖南农妇殷小云的非正常死亡,我们的关注点不能再只是对肇事者的惩处,虽然,那也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慰贴公众内心的悲愤,但却并不足以消感公众内心滋长的恐惧。毕竟,如果公权维护社会秩序,不能做到以牺牲公众最小利益为代价的,那么,像殷小云这样“被废掉的生命”,绝不会从此终结,我们也就不会真正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