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最年轻市长”带来的权利焦虑  

2009-06-22 23:4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做,天在看”,这句道德流行语,很有市场,甚至有些官员也拿来往脸上贴金。这让我觉得很有些谵妄。生活是真切的,在我看来,“官在做,民在议”,更有现实价值。

最近做了湖北宜城市新一任市长的周森锋,就在面对公众广泛的议论。周森锋着实很年轻,今年29岁,绝对正宗的80后。据称,像他这样29岁就担任县市党政正职,在中国政坛目前应是第一人。于是,“中国目前最年轻的市长”,这个标签也就贴在他的身上,很光亮,引人眼球,也就惹人热议。

权力在手,民意在口,这种状态,要我看,恰是现代民主政治的重要表征。评议权力,是公众权利,也是社会力量。它不是为了混淆诱引,定夺毁誉,而是在承载民意,裁判是非。现在,当太多的语言剑道围绕着一个29岁权力在手的年轻市长,就应该划出值得沉思的现实印痕。

看起来,这个最年轻的市长,已撩拨起一种强烈的“年龄焦虑症”。有太多的质疑声音,都是顺沿着这个29岁的年轮展开。比如,一个29岁的男人拥有高学历就能有高能力吗?一个29岁的男人怎么可能有丰厚的基层经验呢?一个29岁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有成熟的政治素养呢?这个29岁的男人到底有怎样的后台背景?在我看来,对权力质疑,变成这样毫无根据的臆测,实在很无趣。

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应该具备对权力进行评议的成熟路径。比如,看待干部任用问题,最基本着眼点应该是到底符不符合相关程序正义。29岁的周森锋,是在湖北宜城市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全票当选的。也就是说,这是满足直观的“程序正义”的。那么,对这个年轻市长的审视,我们就应该既投向其过去有着怎样的“政绩制造”,并预期这样的权力能够带来怎样的“福祉预期”。显然,这一切的审视与预期,也都应该基于民主与开放的政治视角,而不应束缚于“年龄的苑囿”。

过度纠缠于不具备普适价值的独特现象,来分析现实课题,是很容易陷于虚妄的。此前,江苏泰州25岁的团市委副书记孙靓靓就曾引起过类似热议。老实说,我不觉得,官员年龄大一点,或者特别年轻一些,就会成为相关权力生态的决定因素。中国古代有12岁为相的甘罗,也有78岁为相的姜子牙;美国历史也有人19岁就当上市长,还有70岁才当选总统。权力在手,能否造福于民,与年龄无绝对关系,只与对权力的监督与约束有关,这本身都是要民主去做的事。

也就是说,当29岁的市长权力在手,公众应该理性议论,民主应该积极回应。当前,对干部任用,民意监督已经不在陷于表面的“程序正义”了,这就必须要向公众证明,相关的民主程序,绝不是“形式与过场”。为此,就很有必要通过实实在在的信息公开,来向公众展示官员“德才兼备”的特点,来使权力获得公信力。同时,公众对“腐败年轻化”有着一定的现实焦虑,担心年轻官员经不住金钱美女的俘虏,那么,就必须为充分满足公众的监督权利提供民主通道,让公众看清权力的界限,相信权力一旦离开责任轨道,就得接受应有的惩罚。

“官在做,民在议”,围绕29岁的周森锋做市长,我觉得,议论的指向,应该是民主政治本身,即赋予公众真正看得见的民主,权力才能担负起相关责任。于是,权力有职责,民意有监督,两者各有所司,彼此制衡,相得益彰。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