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为何会背离文学的“大道”   

2009-07-16 19: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始终觉得,即便是在这样消费主义盛行的年代,文学也始终是无数人重要的精神食粮,可以极大地提升公共生活的品质。遗憾的是,当下文坛的好作品,实在不多。著名作家麦家前两天就在其博客上说,当今文坛之平庸、弱智昭然若揭,令人沮丧。

  那么,到底怎样才能改变文坛这种尴尬的情状呢?日前,著名作家贾平凹发表一篇题为《文学不应丢失“大道”》的文章,认为作家丢掉“大道”的东西,不可能写出杰出之作。他强调作家“需要关注国家、民族、人生、命运,这方面我们还写不好,写不丰满。同时,写作的眼光要放大到宇宙,要追问人性的、精神的东西,或许一时完不成但也要心向往之。”

  不能丢掉“大道”,这个道理,谁都能懂。就像是我们从小到大都能经常听到的那句日常训戒语——“做什么事,不能不着道”。做什么事都不能不上路,文学当然也不例外。当下文坛泥沙俱下,平庸、弱智令人沮丧,的确也与作家们普遍丢失了文学的“大道”有关。

  对于贾平凹所说的文学“大道”,我相信,无论是读者而作家,都会深以为然。换句话说,这种文学“大道”,并不是藏在大漠荒山的一条曲径,而是无数人内心明晰的文学路径。事实上,去年被誉为“俄罗斯的良心”的作亚索尔仁尼琴逝世,能够让无数的中国作家感觉到内心痛彻,就证明中国作家是知道创作应该与国家命运、人类良知与终极价值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问题仅仅是,看清楚这样的“大道”,却往往穷尽努力也难以达致。这才是问题关键。

  也就是说,不是作家们看不到文学的“大道”,也不是他们不愿意奔向这样的“大道”,而是在踏上文学“大道”之前,本身就存在着无数坎坷与险阻,凌乱与断裂,让作家们要么望而却步,要么费尽心力,即便是触摸到文学“大道”的路沿,也难以步履从容。比如,在现实情境下,作家们的自主创作权利真的得到足够尊重了吗?思想者的自由思想真的拥有充分表达的权利吗?批判者是否获得足够的独立批判空间呢?如果这些诉求远远不能满足,“大道”的文学自然“写不好,写不丰满”了。久而久之,作家们也就只能无奈地放弃文学的“大道”。

  以前有谁能相信,一篇到处充满诸如正义、民主、灵魂、吏治、市场经济、社会制度等等“宏大语词”的小说,会在中国文坛引起极大的轰动呢?然而,发表在2008年12期《人民文学》的中篇小说《罗坎村》,却成为文学界公认的年度最佳小说,入选了各种年选。这篇小说的作者袁劲梅是旅美华人,她在题记中就引用了约翰.罗尔斯《正义论》中的名句——“正义是社会制度的最高美德”,“正义是灵魂的需要和要求”,小说通过对中国一个叫罗坎村的地方的社会结构分析,探讨的问题涉及民主、正义、民族的文化心理、中西方的文化差异,全球化背景下人的身份认同。这难道不恰恰就证明了中国文坛对“大道”的认同与需求吗?

  “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这是索尔仁尼琴的名言。在一个公民社会,文学如果还只是停留于那种凌空虚蹈的风花雪月,就只会给人以平庸与弱智的感觉,令人万分沮丧。作为文化传播重要载体的文学,说到底,也就是要对符合公平与正义的“价值”和“秩序”有所坚持,对破坏这种“价值”和“秩序”有所抵抗。现在面临的课题是,如何让文化的水真正充满活力,使通向文学“大道”的航船得以顺行。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