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不必过度揣测孟学农诗中的“委屈”  

2009-07-18 23:4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在哪里安放”,这是一首诗的题目。最近,这首诗很受关注,倒也不是因为它有多么高深的艺术价值,而是在于它的作者是孟学农。

众所周知,孟学农是个仕途坎坷的官员,曾经有过两次著名的引咎辞职——当年非典让他只做了“三个月的北京市长”;去年的襄汾溃坝事故又让他当“一年零十天的山西省长”。这样的境遇,令许多人唏嘘叹息。

诗言志,诗亦表情。且看孟学农的一些诗行——“心在哪里安放?总想总想把她遗忘——京畿西面的屏障,黄河,太行,汾水吕梁,五台云冈……还有那3700万老乡!”;“ 我多想多想,手拿把攥着命运的人们,事该干,福该享,冲就冲,浪就浪,舞就舞,唱就唱,五千年文明史再不让我们悲怆。”

相信谁读孟学农的诗句,都能清晰感受到“心在哪里安放”包裹的壮志与裸露的豪情。只是,那壮志有太多的未酬,那豪情也有太多的无奈。无奈,当然常伴于委屈。

记忆不禁向历史深处倒带,发现许多会写锦绣诗文,又穿行官场的文人,都是“太委屈”。比如,发端于屈原的那种官场“牢骚文章”,千百年来就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像北宋王朝的苏东坡、欧阳修、范仲淹这几位离庙堂很近的诗文大家,都将“委屈”两个字深深烙在他们的文学经典之上。

中国文化传统是浸入人的血脉的。直在今天,官员与诗人的身份重置,仍然还是中国官员的一种强大的日常趣味。官员愿意选择传统诗文来作为表达观点与情感的最重要载体,这本身也说明中国政治官员对文化修养的重视。当然,这样历史传承的现实表达也在不断地丰富和延伸。

这一回,孟学农用的就是更通俗易懂的新诗。即便如此,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人读孟学这首诗,也一定可以读出不同的志向与情绪。而我觉得,过度刻意去揣测孟学农这首诗的委屈中包含的“政治意旨”,实在想象出其实包含的‘权力欲望”,实在是无益无趣的。一个公民社会应有的理性是,让文化的归文化,让政治的归政治。

我不是说,孟学农真的就是无官一身轻了。但孟学农一定应该拥有有长度的人生。对于这样的人生,我的看法是,仕途没有了,应该还有爱途;爱途没有了,还应有征途。也就是说,就算孟学农今后再也无法踏上仕途,他仍然有权表达对大地与人民的爱,对亲人与朋友的爱,他仍然可以拿起笔,书写自己人生新的篇章,哪怕是从一首很平凡的诗开始。其实,任何一种人生,不都是从平凡开始吗?

不必过度揣测孟学农诗的“委屈”,还因为,在权力与政治面前,我们应该给文化以足够的尊严。在我看来,“心在哪里安放”,绝不应该简单看作是孟学农的自我叩问,而应该是对我们每个人自己心门的一次撞击。在今天,文化理性在权力面前的失守坍塌,独立精神在社会的普遍丧失,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时代课题。在这样的社会情势下,给文化一份体面与尊严,要远比刻意将之纳入权力政治的情境有益得多。

更重要的是,现实生活之中,谁又没有委屈呢,谁也不需要表达自己的委屈呢?当然,一个人,有再多的委屈,历史也是不会陪你哭泣的,它只会记得你的贡献。就像我们或许记不得欧阳修、范仲淹的历史政绩,却一定记住他们委屈的诗文对文学的贡献。这难道不就是文化与权力之间关系的最好隐喻吗?对于孟学农诗中的“委屈”,理性的文化思维就是谁也不必过度揣测。学会坦然面对生活的“委屈”,人才能自责自求,重新肩动命运的车轮。或许,那也是历史的车轮。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