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直选农民工代表不应成为“权利孤本”   

2007-11-08 21:5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人大代表。这两个语词,都是对特定身份的界定。一个带有强烈的草根意味,另一个是参政议政的精英标签。在现实的语境下,这样的两个身份符号,给人的感觉,似乎是隔着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
    不过,在南京,现在这两个身份符号可以重叠了。11月8日《东方早报》报道称,日前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在今年全市区县、镇人大换届选举工作中,在进城务工农民较为集中的地区通过直选等方式选出该类人群中的优秀者作为区县、镇人大代表。这在该市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尽管当前庞大的农民工群体,已经成为现代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法律赋予他们平等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但是,背井离乡来到城市的农民工群体,往往只能是“联系松散的土豆”,他们往往缺乏“组织化生存”,城市更多时候为他们提供的,也只是“临时化管理”。
    于是,今天的农民工,作为一个特定群体,他们不仅仅生存艰涩,更重要的是权利贫困。农民工需要哪些待遇、文化与权利,本来他们自己最有发言权,然而,一直以来,我们看到的是,有关农民工问题,由于农民工缺乏相应的的话语权,相关问题就总是变成那些非农民工代表来“代言”,这本身就让解决农民工问题处于某种不利地位。
    让各个层次、各个领域的公民有序地实现政治参与,这是保障公众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的必然诉求,也是形成一个平等的意见博弈的平台需要。显然,这就要求人大代表必须最大程度来自社会不同的群体,最大程度的代表社会各个领域的公众利益。而此前农民工长期游离于人大代表队伍,很少能拥有参政议政的机会,使他们切身利益关联的问题得不到及时表达,这本身既容易形成某种决策偏差,又会消解问题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不论是对于哪一个群体,如果话语权长期缺失,他们的声音就只能成为社会的“隐藏文本”,这样的群体也就很容易沦入到某种边缘状态。农民工的现实境遇,就是明证。也正因如此,南京首次直选农民工为人大代表,这无疑可以视为现代民主政治中的新的亮点。因为它有助于通过农民工直接参政议政,让他们以 “相关利益人”身份,来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使他们不再逆来顺受,不用再做“沉默一族”,从而改变农民工权利贫困的现实境遇。
    其实,这种直选农民工为人大代表的做法,在全国也并不多见。正因如此,我们才不希望,在南京“开历史先河”的直选农民工为人大代表,只是一种“权利孤本”。毕竟,当前在实现对农民工群体的平等赋权方面,我们仍然还有太多需要弥合的空间。当前的农民工群体,仍然未能获得平等的身份认同,对农民工群体平等参政权利的支持与保护,仍然处于相当乏力的地步。这一切,都需要通过对农民工彻底全面的平等赋权,来获得最终的解决。
    农民工问题,说到底就是权利公平问题。如果不能真正改变农民工权利贫困的状态,停留在表象上的种种所谓的关怀农民工的做法,都不可能成为治本之策。因此,我们寄望于通过实现农民工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来使对农民工的平等赋权向更大的权利领域辐射,最终来使农民工在实现其利益诉求时,能与其他阶层进行平等博弈,来实现从更为宏观与长远的视角,根本解决农民工权利贫困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