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立法招标离真正的民主立法有多远  

2008-03-23 21:5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前,种种立法随意现象,特别是“部门利益法制化”现象,深受公众诟病。提升立法质量,已成为重要的现实课题。而山西太原以“立法招标”方式,来规避部门利益,无疑赋含着特定的立法探索意味。

就在不久前,一份立法招标公告出现在太原市人大网站及当地媒体上,内容是起草《太原市文化产业促进条例(草案建议稿)》。随后,有七八家投标单位报名参加。太原市人大称,此举旨在实践立法改革,是一种创新立法方式的探索。(3月2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

在社会不断分化的今天,一部法律要想最大程度地传送社会公平与正义,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就是,这个法律应该充当好社会不同主体之间利益平衡的调节器,而不是为某个特定的利益集团服务的。而“部门利益法制化”不亚于一种赤裸裸的抢劫。它打着“法律的名义”来为某些权力部门及其豢养的相关利益集团提供牟利方便。这样的法律,自然会被公众斥为“恶法”了。

避免新的“恶法”出现,其责任的指归,就只能在于立法。民主是个好东西。“立法招标”之所以令人期待,是因为它让我们看到民主立法的身影。毕竟,有了立法招标,参与立法的主体就会多起来了,可以代表更多利益主体的意见。比如,此次太原人大探索立法招标,其参与者,既有高校专家,又有社会机构,还有太原文广局这样的相关利益单位,在立法主体参与层面,较之以往有所拓宽。

问题是,这样的“立法招标”,到底能不能形成相关意见的充分博弈?无疑,这才是立法质量能否得到保证的关键。我们现在担心的是,这样的“立法招标”会不会变成孤立的“专家立法”?同样,对于那些参与竞标的单位机构来说,又如何保证它们的屁股确实坐在公平与公正的立场上?

诚如太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傅建荣所说,“法律本身就是利益的一种分配方式,要兼顾各方面的利益,尤其是广大人民的利益”。既然立法涉及到相关利益博弈,对于立法招标,我们也必然诉求其最大程度的公平与公正。而种种工程招标中出现的“黑洞”,早就说明,招标这种运作模式,在操作过程中很容易被异化与扭曲,以至于无法承载起公平与公正的使命。同样处于利益博弈中立法招标,也必然要避免出现被利益驱使的现象。

法律是通过权利义务的配置,来建立起社会运行的正当秩序。过去权力部门“内部立法”之所以深受质疑,说到底,就是因为那些权力部门对立法的态度是“有利则争,无利则推,他利则拖,分利则拒”,在法规草案中设置自己的权力,推卸应负的责任。这样没有充分考虑其他利益主体意见的法律,其质量自然得不到有效的保证。立法要想经得起实践的检验,最离不开的就是立法民主。而民主不仅仅体现在参与主体的广泛性,更重要的还必须体现在过程的公开与透明之上。

民主立法也是如此。“立法招标”为民主立法搭起了个框架,但是,要想保证在这种架构下的立法公平与公正,保证其精神要义合宪合理合情,就必须尊重不同阶层的利益诉求,尊重每一个人的自由与权利。要做到这一点,就只有开门立法、阳光立法,对立法过程从立项、起草、审议都要向社会公开,特别是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的法规草案都要向社会公布,使相关意见获得充分博弈,凡涉及重大利益调整的法规草案都要公开听证。这样,才能使各方面的利益都得到表达和博弈,而不至使法律成为某些部门和集团的牟利工具。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