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行贿者连任:谁在让民主与法治的双重蒙羞  

2008-03-31 21:1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曾经因为腐败令法治极大蒙羞的地方,其洗刷耻辱的最好方式,只能是以真正的民主与法治来对官场正义秩序进行重新构建,来让公众重树对法律的信仰。然而,偏偏就有一些地方,要继续选择阴暗的方式将耻辱进行到底。

这样的耻辱,现在就牢牢地钉在安徽阜阳这个地方。早在2007年1月底,震惊全国的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腐败窝案相继作出一审判决,阜阳中院先后三任院长尚军、刘家义、张自民被判入狱。然而,直到一年后的现在,一些行贿者却毫发无损,仍然戴着买来的“乌纱帽”。比如,行贿15次的何涛仍连任界首市人民法院院长。(据3月31日《中国青年报》)

买官卖官,行贿受贿,为法纪所不容,这是显而易见的常识。现行的《公务员法》中就明确规定公务员不得有贪污、行贿、受贿等行为,相关部门对种种买官卖官行为也曾再三指摘批评。然而,阜阳腐败窝案的众多行贿者却任你法令如山,我自岿然不动。特别是那个行贿15次的何涛,尽管其行贿丑行已列入当地反腐教材,尽管《法官法》已明确界定有违纪、违法行为的法官不得续职,然而,他却可以安然通过组织程序,获得正式任命,来保住其“乌纱帽”。

这无疑是一幕怪诞荒谬的现代官场闹剧。行贿者摘不掉的“乌纱帽”,让民主与法治的双重蒙羞。而且,这样的羞耻,作为阜阳腐败窝案的一条尾巴,它直接宣告,尽管贪赃枉法者的腐败的蒙眼布被揭开了,但是,法治的洪流却未必可以能将罪恶与不公冲击殆尽。这是法律尊严的陷落,这是社会正义的沦丧。在这样深层次的官场潜规则背面,就是民主与法治被虚设的残酷现实。

民主是个好东西。这是因为民主监督能够发挥出真正约束力,来规制公权力的行为,使之沿着法治轨道来顺行,而不至于踏入法治禁区,来损害社会的正义。这实际上又反证,民主一旦被虚置,那将是极其危险的事。显然,阜阳腐败窝案中行贿15次的何涛仍连任界首市人民法院院长,则清晰的展现了民主失灵与错位的现实——一方面,何涛连任法院院长离不开人大的选举程序;另一方面,对这种有悖法纪的“带病连任”现象,人大也完全可以行使罢免权。遗憾的是,界首市人大只不过走了个“民主形式”,完全服从于“组织任命”,全然不顾这样的任命是否违法,是否践踏了社会正义。

行贿15次,“乌纱帽”却可以照戴不误,这种现象,本身也极大地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造成法律权威的受损。“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这是著名法学家伯尔曼的经典语录。法治的权威取决于它的施行,这个施行必须依托于相关法律文本的理性精神,而不应随意设置弹性空间。阜阳腐败窝案东窗事发之后,当地对行贿官员网开一面的理由,却是那么站不住脚,什么要“稳定人心”、“法不责众”,什么“毕竟培养一个干部也不容易”之类的托辞与借口,令人愤慨,这无疑是把法律视为橡皮泥,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如此一来,法律之尊严何存,法治之价值何依?

民主与法治,是实现公众权利与公共诉求的必然依靠。在安徽阜阳出现的行贿15次“乌纱帽”却照戴的现实,则是现代公民社会民主虚置与法治失灵的一个样本,它赋含的警示价值指归,就在于必须弥合民主与法治在实践层面可能出现的缺陷漏洞,来形成对权力真正有效的监督与制约,来切实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也只有做到这一点,民主才会真正成为好东西,法律也才会真正被公众信仰。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