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卖儿救夫”走不出“被表述的命运”  

2009-07-26 21:5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在湖南株洲市中心广场,一名叫做彭娇娥中年妇女携带两小孩和年愈七旬老母,颈挂“卖儿救夫”招牌,向社会求援,引起舆论关注。原来,去年10月8日凌晨,她的丈夫周拾民在湖南株洲县张贴小广告时被城管队员抓走,三日后,在医院找到周拾民时,周已经是脑部重伤,深度昏迷,生命垂危。治疗至今仍无意识,已成为了植物人。(据7月26日《人民网》)

“卖儿救夫”的新闻,在传统戏剧里能够找到太多类似的悲怆情境,又谙合近年来流行的底层文学叙事风格。这种情境叙事配上更为直观的图片,更具有情感冲击力,唤起无数网民的测隐之情,也激发了对相关公权力的诟病。

我觉得,过度放大“卖儿救夫”的悲情,很可能掩蔽事件的真相,是无益的事。在现代社会,我也不觉得“卖儿救夫”就一定拥有天然的道德优势。离开事实真相盲目地对一种社会场景进行参释,宣泄的很可能是非理性情感,不利于公民理性的培育。

问题是,现在只要出现类似“卖儿救夫”的事件,公众的悲情与愤努就会迅速放大。难道真要怪罪于公众的“群体不理性”吗?显然不是。在我看来,一切肇因还在于当前缺乏一个权威、公正与公信的表达场域,造成底层命运处于“被表述”的境地。质言之,就是权力成为对现实表达的惟一主宰,人们越来越丧失对真实与理性的探求热情,卷入了一种非理性的情绪洪流。

不妨以“卖儿救夫”事件为例。日前,湖南株洲县建设局发表了关于“湖南株洲街头一农妇‘卖儿救夫’”的情况说明。不过,这个“情况说明”更像是对权力的“赞美表扬”。其中极尽言辞夸饰当地政府如何高度重视相关事件解决,怎样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对周拾民进行救治。同时,还斥责周家“索要巨额赔偿,冲击政府大楼,在互联网和其他媒体上发布虚假消息”等行为。总而言之,政府是仁至义尽,周家很不厚道。

只不过,这个官方说法遭遇网友一致反对,无数网友以“文不对题”来跟帖。原因就是官方没有对事件真相进行还原,相关说法经不起起码的逻辑推敲,给人的感觉是在规避责任。比如,按照官方说法,周拾民受伤是自己跳车造成的。一个正常人肯定知道跳车的危险,何况贴小广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冒生命危险去跳车吗?仅仅由官方“自说自话”就真的能说明周家发布的都是“虚假消息”吗?

远离真实,经不信常识与逻辑推敲的官方说法,自然没有公信力。不仅仅在个体命运层面,很多时候,有关社会底层的教育、就业、医疗等情况,也都处于这种“被表述的命运”。这种建立在剥夺别人话语权基础上的权力“自说自话”,结果只能造成政府公信力的不断透支,从而蕴蓄着严重的社会危机。

谁都希望活在真实中,而不愿意接受那种“被表述的命运”。那些活在“失语状态”的人们,也并不是因为不具备表达能力。比如,在数亿的农民工群体中,只有屈指可数的人大代表,又怎么可能在“感同身受”之中来表达权利诉求呢?更何况,那些农民工人大代往往很快就现实身份转变,转入新的话语体系,不再真正承担起相关利益代言的职责与使命。

如果不能在民主与法治的框架内真正让社会走出“被表述的命运”,我们面对的,就只能一边是底层命运与尊严在冰冷粗糙的生存模式下被肆意践踏,一边是权力品质与伦理不断下滑,政府公信力不断透支,产生出更多的社会危机来。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