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谁在以“死亡鉴定”制造“废掉的生命”  

2008-05-13 00:1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亡,总是有姿态的,更是有原因的。没有什么比不明不白的死,更令人悲怆与惊悸。不明不白的死,往往也叫死得蹊跷。

安徽阜阳“白宫”举报人李国福的死,就死得不明不白。3月13日凌晨,李国福在安徽省第一监狱医院死亡。其中蹊跷之处,此前媒体已多有报道,不再赘述。而现在,针对阜阳市人民检察院为李国福出具的那份“自缢身亡”的鉴定书,专家认为,这个鉴定很不专业、不严谨,不应算作有效鉴定。(据5月12日《中国青年报》) 

专家认为这份死亡鉴定书缺乏鉴定人(法医)的签名,“自缢身亡”结论太过简单粗糙,很不专业。对此,有关法医也表示,如果连法医签名都没有,就说明在形式上是不合格的。此外,自缢身亡应有解剖所见,而这些在李国福的死亡鉴定书上也同样阙如。显然,这种技术与程序都既不专业也不严谨的死亡鉴定,又怎么可能产生公信力,又怎么能具备法律效力呢?

存在着种种“问题”的死亡鉴定书,就公然地摆在公众面前,上面竟然还加盖着送押单位、医院及检察机关的公章,这种怪异的现实,无疑寓示着这样的死亡鉴定书,根本不是什么科学鉴定,而是一种权力制造。而且,由多个单位部门共同制造的死亡鉴定书,也再一次说明,其背后的权力黑手的力量之大,同时,更加印证了阜阳“白宫”举报人李国福死得不清不白。

那么,权力黑手何以能够任意涂抹原本严肃的司法鉴定呢?很简单,就是权大于法,权力已经成为脱缰的野马,失去了应有的约束。这一点,此前有关阜阳“白宫”举报人李国福种种命运遭际的报道,已是明证。当然,生成这种既不专业也不严谨的司法鉴定,本身也说明,当前的司法鉴定体制存在诸多弊端。比如,在当年曾受到司法界高度关注的黄静案案中,竟然出现六次死亡鉴定结果各异的现象。当前在司法鉴定问题上,诸如公、检、法等机关,都可以进行自侦自鉴、自检自鉴、自审自鉴,由此很容易造成多头管理、秩序混乱的局面,既导致司法效率难以提高,也为权力腐败提供了某种空间。

举报人李国福的死亡,是一个中国公民的“非正常死亡”,这是很清楚的事。现在,我们不清楚的是,这背后到底存在着怎样的黑幕制造。对于李国福的死亡,尽管我们已经面对了太多太多死得蹊跷的例证,尽管专家与法医也都现身说法,提示那份写着“自缢身亡”的鉴定书的不专业不合理,但是,这起“非正常死亡”的真相却依旧未能揭开。这本身就是更为蹊跷的事。不难想象,也惟有巨大的权力推手,才能制造出这种无比蹊跷且极其令人愤恨的事。因为权力黑手沫改“死亡鉴定”的背后,必有冤魂

“中国没有废掉的东西,如果有,那就是人的生命”,这是许多年以前,陶行知先生在他的文章——《中国的人命》中发出的喟然长叹。陶行知所处的年代终究久远了,在讲究法治文明的今天,我们当然再也不愿意看到“废掉的生命”了。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却仍然看到了一个公民的死亡,连官方给出的鉴定都竟然如此的吊诡,如此的经不住推敲。而这样的死亡,因为太过不明不白,我们也自然无法给这位举报人下一个“死得其所”的结论——于是,我们只能无奈的说,这,又是一个“被废掉的生命”。

那么,在这个讲究法治与文明的时代,到底是谁废掉一个中国公民的生命?如果不能尽快地找出这个答案,那么,恐怕就会有更多的人不得不匍匐于的威权之下,他们,将到克服恐惧的途径。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