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千元红包”不能承载民生财政之重  

2008-06-25 21:4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莞将向12万低收入户籍人员发千元红包,为此,该市财政将拿出逾1.2亿元资金。根据最新红包发放方案,这次被列入此次临时生活补贴发放范围的七类人群是:低保对象、五保户、非低保对象的优抚对象、非低保对象的一至四级残疾人、弃婴、已治愈的麻风病人和低保边缘户。( )

东莞是个富可敌省的地方,这一点,每年的GDP排行榜就是明证。此次东莞抛出“千元红包”,会让人们想到香港和澳门两地政府给市民派发红包的豪气,以及此前某政协委员提出“每人发1000元”引起的热盼。对此,我们以为,一方面,东莞毕竟只是东莞,这种政府发红包的做法,本身就很难在全国范围内被广泛复制;另一方面,对民生财政的根本诉求,也不能简单止于这种发放红包的做法,而应该诉诸于更为理性的制度探求。

诚如东莞相关领导所说,这种红包发放,应叫做“临时生活补贴”,考虑的就是CPI上涨给市民造成的影响。民生压力重几许,政府心里应该有杆秤。以公共财政直接补贴民生所需,让低收入群体分享改革成果,政府展现了人本关怀意识,又符合公共财政的应有之义,这种民生责任担当,自然能够博得一些掌声。

问题是,这种发放红包的做法,显然又不能全部代表公众民生财政的根本诉求。道理很简单,比如,东莞此次发放红包的对象仅限于当地户籍人员,然而,在这个打工大市,GDP数字不断增长实际上很大程度依赖于外来工的推力,现在发放红包却又把这个群体割裂在外,其公平性显然经不起考量。当前收入划分标准很不科学,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CPI上涨带来的民生压力又是普遍的,如此发放红包也自然容易产生更多不公。更何况,受囿于政府财政收入的不确定性与差异性,这种临时分红的做法,也缺乏可持续性。

一切表明,这样直接发放红包的做法,既很难简单被复制到其他地方,更谈不上扩大成全民分红。也就是说,“千元红包”虽然体现了民生财政的特质,但却又无法承载起公众对民生财政的根本期待。当前,公共财政要向民生财政进行重大转身,临时性的补贴显然是靠不住的,关键还得诉诸于制度性途径。

尽管“小政府、大社会”理念已经成为一种吁求,但是,当前政府这个“守夜人”并不“小”。著名学者陈志武在《政府有多大?》中曾写道:2007年中国财政税收相当于3.7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12.3亿农民的纯收入。可以想象,政府一年要花掉3.7亿个城镇居民、12.3亿农民可以花的钱,如此庞大的公共财政开支,要想最大程度的促进民生质量改善,又怎么能简单寄望于用政府权力之手直接发放红包这样的办法呢?更何况,政府的“钱”在现实中有多种外化形式,比如土地、政策等。毕竟,对于权力,我们应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猜测其可能产生的随意与不公,应最大程度使权力纳入制度理性的轨道之中。

行文到此,不难理解,东莞这种“千元红包”无法承载民生财政之重,更不应该因此遮住对民生财政的制度探求。要想真正实现公众对民生财政的公平与合理使用的诉求,就必须真正约束好政府的权力之手,不断地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来实现还权于民。只有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才能够寄望于通过诸如建立工资与CPI联动、物价和GDP挂钩、合理减税等等机制,使社会各个阶层都能获得不同程度的合理补给与救济,使公共财政使用体现朴素与公平的现代国家伦理,使社会财富的增长最大程度地惠及民生。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