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当举报人都成为“玩偶之家”的娜拉  

2008-10-14 22:5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举报人命运与“娜拉出走”

单士兵

“娜拉走后怎样?”,这是挪威戏剧大师易卜生留下的百年之迷。在他的不朽名作《玩偶之家》中,反抗丈夫的权威,不愿再做玩偶的娜拉,断然离家出走,变视为是一种社会变革的符号。显然,如今现实领域里的一切娜拉们,命途其实是不应陷于这种迷乱的想象。

生活却比戏剧更真实,也更残酷。举报人王秀云的遭际,似乎已经成为举报领地里“娜拉们”命运的终极缩影。她的身份是单位会计,因为举报本单位经理及出纳等人的经济问题,竟然在办公室中,就经理用事先准备好的榔头和匕首残忍杀害。她没有被批准为烈士,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结果,只是因工死亡,而且,没有拿到一分钱赔偿金。(10月14日新华社)

对不法行为进行举报,是在践行正义,法律也赋予了公民举报的权利与义务。举报的力量也的确是巨大的,此前有统计显示,近年来中国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的贪污贿赂案中,80%以上的线索来源于群众举报。问题是,现在举报的风险太大了。媒体曾无数次展现过举报人遭受打击报复的悲情命运。像王秀云这样被虐杀至死,以及死后的尴尬遭遇,让我们看到了举报人身份的“娜拉出走后”的惨烈与悲怆。

这样举报的悲情“娜拉们”,实在太多了——吕净一,前河南平顶山干部,因举报该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而遭到砍杀;郭光允,河北省干部,因举报当时的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而身陷牢狱之灾;李文娟,原鞍山国税局直属分局公务员,因举报鞍山市国税局存在少征巨额税款等违法和违规行为,被辞退工作,遭刑事拘留,后又被劳动教养1年;肖敬明,目睹老乡杀人后挺身而出作证,从此,他丧失了自己平静的生活,不断被人敲诈、恐吓,最后不得已带着妻子、8岁的女儿和刚满月的儿子举家逃亡,生活朝不保夕……

像《玩偶之家》里的娜拉深谙丈夫的自私、贪婪、虚伪一样,很多举报人,也都是由于长期身处某种黑暗与邪恶的境遇中,却不愿意隐忍妥协与同流合污,而毅然选择“出走”——以举报的姿态,告别充当玩偶的生活角色;以觉醒的方式,来寻求精神的独立;以义务担当,来践行法治时代的公民应尽责任。然而,等待他们的命运,就只能是“流汗”、“流泪”甚至“流血”。这样震慑我们神经的图景,也绝对会让无次原本准备“出走的娜拉”停下脚步,老老实实呆在封闭与黑暗的铁屋子里面。

美国有一部大片,叫《最后的证人》,讲的就是一个证人,造靠自身努力,历尽艰险之后,才躲过恶势力的杀手追杀,成为最后的证人。现实不是电影,个体的力量在面对强大的恶势力,或者是失范的公权力时,实在太过孱弱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举报人(证人),如果不想面对悲情惨烈的未来命运,就只能卸下举报人(证人)的正义外衣。说到底,这就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根本就没有一支足以护佑他们向法律传递正义的力量。而这样的力量,原本又是现代国家机器以必须供给的。可是,举报人王秀云,死了,被虐杀至死,死不瞑目。

鲁迅先生曾经为“娜拉走后怎样?”做过一次经典的演讲,他为挣脱家庭牢笼争取自由的娜拉设置了三种结局——“堕落”、“回来”、“饿死”。一切也都表明,在那个封团落后腐朽的旧时代,觉醒者的命运实在是难以美妙,惟一的归途似乎只能是沉睡在麻木的旧梦中。而现在,我们肯定是回不去了。既然现代民主与法治已经赋予我们在各个领域果断勇敢离开“玩偶之家”的权利,那我们的民主与法治又为何不能充当现实中“娜拉们”的保护神呢?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