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的山路  

2009-08-04 20: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就是错错落落地走在山路上,与自己有关的人,前后已拉得很长。分开与相见,或漠然,或果决,关键都在于内心还有没有想念。

我现在会想一些人。真是人越老,越怀旧。只不过,想归想,终究渐渐失去回头去寻找勇气与动力。比如,下周六,就是大学毕业十年的聚会,地点在埋葬我四年青春的徐州。去不去,我其实很迟疑。

是应该出去走走的。这阵子工作实在忙坏了,现在依旧透不过气。除了每天正常的版面,“五个重庆”的系列社论,BSC战略半年回顾,还有给为宣传部的网评员讲课,这些事真的把自己累着了。当年我做老师时,坚决不愿意上公开课,也就是因为怕做PPT。而现在我却经常要沉在繁重的课件里。

徐州的聚会是在周末,可是现在周末也非常忙。以前一直想把周末交给女儿荞荞,却做不到了。现在,周末还得为单位的社区打分,周日周一周二连续三天,都有固定的报纸专栏要写,这些文章也多是要交给周末时间来完成。早就不敢再接什么专栏与约稿了。前几天,还推掉已经写了好久的三份杂志专栏,包含那个很喜欢的《名仕》。卖文为生已十年,越来越发现,写出一篇文章很容易。但写出一篇体面的文章,真是太难。我很怕对不起那些厚遇我的人。

工作的确是有压力的,比如版面的阅读率,我就很紧张。于是,对部门同事说得话也就太多,有些很不好。我的这几个兄弟(美女),是好人,很厚道,也不乏才具。只是,也还是有短板呀,或是性格上,或是理念上,或是写作技术上,还有就是尽职尽责上。写文章当然是很苦的事,但越苦,越是要把文章写好,才能有真正的职业尊严呀。

就在昨天,我的一个兄弟从广东来,与我谈了一天的文章。他为文学付出的苦,哪里又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呢?他让我知道,写字的人必须真正敬畏文字的。前两天,我曾把签名改为“隐忍、不服气的写作”。其实,这话是贾平凹说的,那时他的《废都》刚被查禁。历时17年,最近这书开禁了。我真的希望,我与我的同事,都能跨越时间后,打开一扇窗,看到一片不一样的天空。

不由又想起我以前在博客提过无数次的史铁生的《想念地坛》了。我一直记得,那篇文章里提到一种“写作的零度”。里面有这样的话,“写作的零度即生命的起点,写作由之出发的地方即生命之固有的疑难,写作之终于的寻求,即灵魂最初的眺望。譬如那一条蛇的诱惑,以及生命自古而今对意义不息的询问。”凭良心说,我们现在都不能回到零度,都只是在把写作变作史铁生所批评的身份或地位的投资。但是,就算沦落到这样的投资,也一定还是要有些资本与心气的。

对于现在的喧嚣,我也很无奈。我自己也是这样追逐喧嚣的人。那个广东来的兄弟昨天说,我写的一篇千字文的价格超过他的一个短篇小说。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耻。十年前,我们就在一起谈文学,还一起写着叫做文学的文字。十年过去了,我看他时,偶尔会悲悯地想,他除了文学,什么都没有,没有金钱、房子,甚至连老婆孩子都没有。但是,我每次与他在一起之后,都会真切地感觉到,他是比我幸福的人,他是活得比我有品质的人,他一直在坚持“零度的写作”。我想,有一天,或许他就是一个传奇,而我只能是最平庸的人。

我真的沉迷于世俗的生活了,或许是我真的无力选择了。生活的确是有重量的,我背后拖着两个家庭,城市生活不容易,算下来,每个月的寻常支出,都得上万元。就在昨天,妻子还给她老家的姑姑寄了一万五千块钱。今晚,终于一个兄长答应我的表弟到他那网站工作了,我给姑父打电话的时候,都想哭,绝不是因为我以前在表弟身上花了不少钱,只是觉得生活有些累;父亲晚上又打电话来,要我帮侄子解决上学的事;还叔叔家的堂弟工作,也是一件压在我身上的硬任务,估计很可能解决不了。欲望都市的我,除了热爱自己的单位、版面与文章,除了拼命地工作与挣钱,我还可以做什么呢,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真的不想去徐州了。之前想去徐州,还有最重要的原因,想再走走曾经经过的那些山路,再到曾经呆过的湖畔坐一坐,然后静下来,去怀念一个人。或许,用怀念这个词并不准确,对我来说,这世界上已经没有语言可以表达我对某个人那些事的挂牵与忏悔。那个人,已经在我生命中消失了十一年,肯定会消失一辈子,成为困扰我此生永远的痛。有时想想真是可笑可悲又可怜,这些年,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拥有一个月光宝盒,能让自己回到1999年之前。只是,回不去了,大地微凉,现实就在眼前手边,清晰可触。

一定是要珍惜眼前人的。眼前的妻子与女儿都睡熟了,一脸幸福的样子,真的希望用所有力气,来给她们一生的幸福。眼前也还是有工作要做的。当然,我也会偶尔发呆,想想自己的过去,比如,想十年前的那个我。不论是谁,也都要理解我呀。毕竟,有一些债,只能一个人背;有一些痛,只能一个人受;有一些悔,只能一个熬。就像我现在面对的山路,也还得要自己一个人走。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