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揭开“铁路局长被免职”的权力画皮  

2008-10-30 20:2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官员近来常有感叹,说如今做官,再不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了,看看一些地方问责风吹倒的官员,做官俨然就是高风险行业了。

这样的话,让一些官员心有戚戚,那份委屈,似乎真是没什么行业比做官再遭罪的了。不过,只要仔细想想当前报考公务员为何热得灼烫无比,再看看最近济南铁路局正副局长被免职这样的官场“掩耳盗铃”,或许又会感叹,做官不再是铁饭碗,而可能变成了比铁更坚的“金饭碗”。

事情是这样的——导致70余人遇难的胶济铁路“4?28”火车相撞事故发生后不到半年,日前胶济线铁路再次出现超速事故,竟然超速42公里,运行3分23秒。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称,在这种状况下“不出事、没翻车,实在是侥幸,实在是撞上大运了”。为此,济南铁路局局长耿志修被免职,任铁道部副总工程师。(据10月30日《长江商报》)

这耿志修是何许人也?原来,他就是在“4?28”事故之后调任济南铁路局局长的“救火队员”。殊不料,来了半年不到,类似的事故竟然再次发生,而且,还是同样的原因,可谓性质十分恶劣。于是,耿志修受到铁道部“严厉问责”,即“贬”为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这就是他半年前的职位。也就是说,耿志修遭受的问责,意味着他没有抓住半年前灾祸带给他的官场“机遇”,于是不赔不赚,落个“官复原职”。

这样的问责,就是一面典型的权力画皮,就是一出现代官场的“掩耳盗铃”。这起被铁道部认定为“性质十分恶劣”的事故,对于责任人而言,说通俗点,就是“试用”与“公示”没通过,还是得回到原岗位上。问题是,铁道部却把这样的不痛不痒的免职,视为是一次重拳出击的强力问责。那么,我们想问的是,问责真的就等于免职吗?免职真的就等于回到原来的职务层级上吗?特别是,对于这种极可能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与财产损失的恶性事件。

在“铁路局长被免职”这单新闻的网络跟贴中,许多网友也都表达了内心强烈的不满,“这哪叫免职,分明是换岗位”,还有网友不无揶揄地说“老耿可以回北京了!”。而这些话语背后,透露出的无奈与悲凉,却是深植人心的。以为拿这种“免职”就真的可以蒙蔽公众的理性,敷衍公众的情感诉求,无疑是太低估公众的智商,谁都能看出来,这不过就是一出官场“掩耳盗铃”,根本承载不起现代行政问责的价值本义。

很多时候,免职似乎已经成为行政问责的一个“休止符”。这其实是很搞笑的事。其实,在《公务员法》、《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之类的制度文本中,免职本身的意味,也就是指向职务变化或者工作变动。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免职竟然就成为对出了事故责任人的“特殊呵护”了。很多重大责任事故发生后,对责任人却不是“撤职”然而进入其他问责任程序,而是换个位置让他继续干,最多让其蛰伏一段时期,然后再给个东山再起的机会。而且,这种“掩耳盗铃”之举,还都打上强力问责的标签,来试图安抚公众情绪。

问责制度之所以承载公众强大的诉求,就是公众希望它能够使官员真正对权力抱有敬畏,能够真正尽职尽责,依法行政。可惜的是,这样的制度,现在却经常被涂抹成一张张权力画皮。而受囿于话语权的限制,我们悲哀的是,这种权力画皮底下的丑陋与血污,这种官场“掩耳盗铃”的弱智与可笑,却又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清,听得明呀。而这样的悲哀,说到底,也就是现代民主与法治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