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本土黑帮到底离黑社会有多远  

2009-08-09 21: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了黑暗,就认识了世界上所有的颜色”,这句话,曾是我用了几年的网络签名。不过,我现在觉得自己看不透黑色的深度与浓度,像是一个色盲者。比如,黑帮、黑社会、黑恶势力,这些概念到底有怎样的区别,我不清楚。

昨天有一则很受关注的新闻,叫“重庆多名亿万富翁涉嫌勾结黑帮被抓”。其中有这样表述——“几个月前,重庆江北一家公司因为股东债权的问题,争议的另一方直接请来香港黑社会人员和本土黑帮对相关公司进行控制”。说实话,我真不懂香港黑社会与本土黑帮到底有何区别。毕竟,彼此的犯罪情境,实在太相似了。

我知道,写文章应懂得拿捏分寸,知道迂回包抄,要适时融入不同的话语体系。比如,在网络与现实生活中已经被普遍表达的“黑社会”,在写进更为“理性”的纸媒时,要改成“黑恶势力”,或者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问题是,讳莫如深的“黑社会”,欲说还休的“黑社会”,有没有让相关民意表达陷于无聊的概念纠缠中呢?

这些年,诸如沈阳罪行累累的“黑道霸主”刘涌以及组织,唐山街头开着装甲车搞巡逻“黑帮头目”杨树宽以及团伙,还有最近在重庆被打掉的那些“以商养黑”与“以黑富商”的黑恶势力,他们与中国港澳台地区以及国外的黑社会,在犯罪情境上其实并无本质不同。但这些涉黑犯罪都不能说成是“黑社会”。

曾有一种说法,认为必须符合“部分政府行政、司法、执法机构或人员与有组织犯罪勾结,进行有组织的犯罪活动,取得利益”这样的条件,才能被界定为黑社会。问题是,前面说到的刘涌、杨树宽以及最近重庆揪出的亿万富翁黎强,都有诸如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身份标签,这些人背后也都存在各种各样的行政、司法保护伞。对这些犯罪团伙,只能称为黑帮,不能说是黑社会。

“少来这一套,别跟我装黑社会,我还告诉你,中国就没有黑社会。”,这是冯小刚电影《大腕》里,几个黑衣黑衫的人要砸葛优的场子时,他说是这样大声喝斥的。中国没有黑社会,只存在“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尽管这样的说法被拿到台面上讲,但是,私下的公民表达与认知,却在为“黑帮”、“黑社会”、“黑恶势力”这些概念进行没完没了的折腾,这本身就是打击涉黑犯罪的一种悲哀。

毕竟,“防黑”与“打黑”,必须靠民主与法治的力量,这一切又必须由公民充分的表达权与监督权来保障。模糊的表达意味着不能准确进行性质界定,也就不能进行有效有民意表达,自然也就不利于相关问题的彻底解决了。其实,在国际社会,“黑社会”不是一个敏感词,相关社会问题的研究也取得许多成果,对成熟的黑社会组织还定义为“黑社会恐怖组织”。

在这样的语境下,我当然特别希望中国真的没有黑社会。但是,如果真有黑社会,而又不知道及时“脱敏”来面对,那绝对肯定不是好事情。现在,我就搞不懂,本土黑帮到底离黑社会有多远,那些“黑”的成色与浓度到底为何那么难以区别?不久前,搜狐极其隆重推出的沟通社区——“白社会”。我就觉得不以为然,连现实的“黑社会”都说不清,虚拟的“白社会”不是更莫明其妙吗?

认不清黑色,也认不清世界上其他的颜色。比如,什么是“黄”,我相信,在夜晚歌厅、浴场、夜总会的灯光映照下,我与很多人一样,都是内心明白,又没法拿到台面上说清楚。当太多人说不清各种社会颜色,就只能活在一个色盲世界。漠视社会生活五彩缤纷,那其实很是可悲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