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花旦入戏殉情”背后的文化断裂  

2009-01-16 11:3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诒和《伶人往事》里写了太多凄怆、决绝的故事。只是,那些伶人,终究都是“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旧时代舞台已经暗淡褪色成回忆。却不料,现实又演绎了一段令人心悸的戏剧人生。这次,她演得凄绝,公众也看得悲凉。

说得是日前发生的“花旦为师殉情”:白云峰,广州民间粤剧名伶,卒年62岁;何海莹,广州粤剧花旦,卒年23岁。他和她,既是师徒,又是恋人。1月9日,他患肝癌去世。3天后,她在师傅家割脉悬梁自尽。自杀前的最后一次粤剧演出,她含泪唱完《今生缘尽待来生》,以示笃定殉情,并在遗书中要求将她俩合葬。遗书结尾是两句唱词,“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据1月14日《广州日报》)

人生如戏,悲欢离合。花旦何海莹的自杀,也被归结为入戏太深。只是,一个生命的消失,是真实生活的悲剧,凄婉、惨烈,它在让人感觉无限悲痛与震撼的同时,也有值得沉吟的文化深度。

殉情实在太悲怆。何海莹与白云峰的恋情,何海莹家人的强烈反对,白云峰对自己年龄身份的顾虑,都让这段感情出现断裂与遗憾。何海莹现在被公众视为是“入戏女子”与“现代烈女”,原因就在于公众这一刹那不再屈从于那种俗世文化。可是,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女子痴情至死,谁又会去仔细触碰她内心的忧伤与悲痛呢?现实的喧嚣、浮燥与麻木,还有谁愿意去把目光投向人的心灵最柔软地方?那种一任人性蔑视与人情践踏,已把悲伤与欢笑都变成奢侈与勉强。

何海莹的悲剧让我想起明代的冯小青。冯小青姿容非凡,才华出众,十六岁做妾,婚后不容于正室,被远置孤山。每晚,面对孤灯,形影相吊,唯以《牡丹亭》一书自遣,不久积郁而终,留下“冷雨幽窗不可听,挑灯闲看《牡丹亭》,人间亦有痴于我,岂独伤心是小青。” 这也是个“入戏女子”,沉入《牡丹亭》心忧戚戚。她与何海莹,可谓是古今“情迷”的伤心人。夏志清说:“情迷的中心宗旨,是假定爱情是作为生活中首要的和必不可少的条件。”

也就是说,入戏的冯小青、何海莹,只是在现实中寻迹不到她们认为生命必不可少的爱情,才选择生活在隔世的情境里。入戏,是戏里的提供境遇,更适合生命的存在。这实际也明证了粤剧包含的文化力量。当然,爱情如水、冷暖自知,对白云峰与何海莹的爱情,我实在没资格做评判。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人感叹爱情成为这个时代的奢侈品,当这样的“入戏殉情”一下子击穿无数的内心,这难道不寓示着,现实生活与社会心理之间的存在着某种重要断裂呢?而爱情之外,也还有其他人类的情感断裂。能够弥合这些断裂的,也只有文化。

龙应台说,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如何对待他人,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她还在一篇叫做《如果你为四郎哭泣》的文章中写道:“文化艺术使孤立的个人,打开深锁自己的门,走出去,找到同类。他发现,他的经验不是孤立的而是共同的集体的经验,他的痛苦和喜悦,是一个可以与人分享的痛苦和喜悦。孤立的个人因而产生归属感。”现在,如果你被“花旦殉情”打动,如果你为粤剧的文化力量感动,你也就会去思索那些零散的、疏离的个人情感体验,然后祛除内心的麻木,学会去尊重理解别人,并懂得彼此体谅。

这其实就是文化认同的形成。只是,以“花旦殉情”作为一剂“药引”,实在太沉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