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严义明遭拒:公民精神被关进了权力围墙  

2009-02-10 18:1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民精神是个好东西。这种好,说到底,就是对公共精神、人文关怀以及权利维护等等现实诉求的实现,具有某种引领价值。正因如此,以前,公众才给予那个多次向铁老大发难的郝劲松太多掌声;现在,公众才又把目光紧紧盯在律师严义明的身上。

今年1月7日,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严义明分别向国家财政部和发改委提交了信息公开的申请,其内容包括财政预算和决算的信息的公开和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进展情况的公开。这样的诉求,无疑承载着极大的民意期待,遗憾的是,直到现在,对于公开4万亿投资详情,发改委至今没有回复;而财政部则拒绝公开中央预算、决算草案,理由是“不宜对外公开”。(2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

这种境遇,说得难听点,的确有点“热脸碰上冷屁股”的意味。严义明是个公民,是一个懂法律的公民,它在法律的框架内,寻求公民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的实现,进而藉此来推动相关制度完善,这种行为,体现公民精神,是对公共责任的理性践行。无疑,对于这种正在努力生长走向蓬勃的公民精神,最需要的就是呵护,并为之提供更为广阔的生长发育空间。

然后,现在我们看到的,却是权力制造的重重围墙,在把这样的公民精神幽闭封堵住,使之只能在那样逼仄的四角天空里蔓延纠结,而无法伸展为参天大树。这实际上就是严义明遭遇的最大悲剧。

对于严义明提出的公共诉求,发改委虽然于1月24日向严义明发出《延期告知书》,但直到如今,有关4万亿投资投资详情,仍然没有清晰回复,如果这里面不是因为“不宜公开”,那么,如此的行政效率,的确也令人难以乐观;之于财政部的那一句“不宜对外公开”,则显得太过笼而统之,这样的回复,缺乏起码理性依据,让人如蒙雾水,模糊不清,自然也就难以产生公信力。

政府的钱都来自纳税人的口袋,这些钱怎么花,显然要符合公共财政的属性。公共财政最起码的特质,就是满足社会公众的需要。事实上,这些年的财政预算改革,目标指向也都是构建完善的公共财政体系。特别是随着《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颁布实施,作为纳税人,公众对中央财政、地方财政的使用,都迫切需要满足其知情权,来看到这些钱能够在阳光下使用。毕竟,公共财政既要追求经济和效率价值,更应该追求公平和正义的价值。

然而,尽管严义明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承载着这样庞大的公共理性诉求,赋含着强烈的公民精神与公共责任,但是,相关部门现在的姿态,给人的感觉,要么是安之若素,要么是虚与委蛇。这样的情状,自然不利于公民精神的发育生长。也就是说,现在严义明的这种遭际,只会让这种原本可以成为晨钟幕鼓的公民精神传播,变得暗哑沉寂起来,不利于更多的公民,以纳税人的精神,以公民的权利理性,来自觉地成为国家政治、经济、法律等活动主体。公民维权精神一旦被圈养封闭起来,就不可能成长为参天大树,只能变成一地鸡毛,随风飘散。

李慎之先生1999年《改革》杂志中曾有这样一句话“千差距,万差距,缺乏公民意识是中国与先进国家最大的差距。”正在走向公民社会的中国,最需要的,就是在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植入公民意识的生长因子,就是我们内心的公共精神从沉寂走向萌发与蓬勃。然而,现在面对律师严义明的遭拒命运,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扼杀公民意识的生长,到底是谁在为公民精神发育生长制造了厚厚的权力围墙。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