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娱乐哪里来的“罪与罚”  

2009-02-13 11:2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听到文化,我就想拔枪!”,这句名言,是一位纳粹德国的御用诗人说的。这个诗人叫HeinzJohst,曾担任过第三帝国的文学部部长。说这样极端的话,为的是表达讨厌文化,讨厌诸如自由、平等、博爱之类的观念。

最近我经常想到这句名言,原因是这些天有关文化娱乐的争议,动辄就陷于某种“罪与罚”的情境中。

今年春节的歌舞娱乐,在热闹之后,并未很快归于沉寂,未能消散的喧嚣,集中在“雅俗之争”上,维系在“道德高低”中。代表人物是魏明伦,他抨击得很尖锐,比如,《不差钱》很低俗,很“差道德”;同样有关春晚的,是广东省政协委员刘纪显日前质疑春晚侮辱了广东人形象,认为春晚节目中的广东人形象总是那么“雷人”;更大的文化争议,则是《新民晚报》刊登一篇文章,因其中一句“说上海话是没有文化的表现”,引起轩然大波,直搞得报社致歉,编辑停职。
 
雅俗共赏,文化融合,这些语词,公众耳熟能详。可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表面看,这现象,与缺乏平等意识的精英自负有关。而说到底,还是文化认同的差异。文化认同,向外看,已是全球化的难题;往内看,在中国社会越发凸显其危机来。原因无须赘述,都是转型期的社会分层,公众对文化多元化需求使然。

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展示的是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认同,它影响着世界秩序。而在一个国家范围内的文化认同,同样深刻影响着社会秩序。最近,贵州德江县政府禁止群众在主城区舞龙,导致部分舞龙人员对受到制止不理解聚众围堵县政府,并与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舞龙纠纷竟然引发一起的群体性事件,这背后,就有传统文化与现代公共管理之间的博弈。

文化娱乐竟然制造出那么多的“罪与罚”,这也证明了龙应台说的,文化不仅止是唱歌跳舞,文化是民生,是政治,是经济,是教育,是外交,是国防。这是往大处说;她还说过,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如何对待他人,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这是在往小处说。这样的大处与小处,就构成了我们整个的生活,从私人的,到公共的。也就是说,我们谁都没办法过没有文化的生活。

这就是文化与公共生活的关系。所谓公共生活,自然是要涉及到社会公平正义、公民权利保障的内容。而当前的公共文化资源又是有限的,很多时候还不能满足人们多元化需要。这种占有文化资源的不均衡,也就容易造成享受文化娱乐的权利被剥夺的现状。雅俗之争,地域文化的傲慢与偏见,也都尽出于此。

特别是,当前文化娱乐既受到市场化、商业的冲击,又面对一些权力之手的错位干预,还受社会犬儒主义影响,在这样的语境下,在文化娱乐领域,既出现种种文化退行现象,又出现文化创新不足。一些传统文化品类走向黄昏,会让相关爱好者在文化的搀歌中痛苦不堪,而文化原创力的萎缩与丧失,更是加剧公众的文化焦虑。于是,围绕文化认同,才会制造出那么多的“罪与罚”。

文化娱乐的“罪与罚”,自然容易让人想到“一听到文化,我就想拔枪!”这样极端的话。而顺着这个思路,祛除那些文化娱乐的“罪与罚”的方法,也不难寻迹。很简单,谁都清楚,“拔枪”这样的权力专横,是解决不了文化认同的。文化认同,说到底,就必须使公众享受文化娱乐的自由权利得到充分满足。这当然就需要以最大的开放与宽容,来为文化娱乐的丰富创新,引来源头活水。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