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人亡艺绝”的文化挽歌  

2009-03-23 21:5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亡艺绝”这个词,实在太过悲情与绝决。但是,这种情境,却是这个时代能够经常听到的挽歌。

 “国家不能任传统手工艺自生自灭,不管哪一代人都得明白,城市里的高楼大厦不是在沙滩上建的,而是在文化和传统上建起来的。”在3月1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篇题为《中国传统手工艺如何走出“人亡艺绝”的宿命?》报道中,从事绢塑艺术的工艺美术家滑树林发出这样的吁请。

这是手艺的黄昏。越来越多的手工艺术似乎都走不出“人亡艺绝”的宿命。其实,手艺从来就不简单地是技术。手与机器的根本区别在于,手总是与心相连,而机器则是无心的。而所有的艺术与思想,不都是由心而生的吗?所以,俄罗斯著名诗人茨维塔耶娃才会深情地说,“我是手艺人——我懂手艺”。因为在民间匠人与艺术大师之间,从来就没有天然的鸿沟。

传统的手艺是民间的,而民间的艺术种类还有太多,其中也有太多面临着“人亡艺绝”的危机。特别是在传统戏剧领域,有一些戏种都正在走向绝迹与消亡,如何“保戏”与“保人”,已经成为重大的文艺难题。把视角辐射开去,类似这样命运堪虞的传统文化,还有太多太多。尽管也有像冯骥才这样的文化保护者努力试图通过走进民间,来拯救相关的传统文化,但是,力量的单薄仍然无法阻止“人亡艺绝”的挽歌响起。

尽管许多文化艺术种类不同,但是,它们都来源于生活,表达特定的思想价值,这就决定着它们其实有相通的一面。比如文学,眼下也正经历着类似传统手工艺术的之困境。最近,“先锋派”作家、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格非在深圳接受采访时就说:“所谓的专业作家就是一个怪物,以后会越来越少。” 所谓的专家作家的写作方向,当然是传统文学,而不是网络文学。

从市场的角度看,当前的文学创作,说得难听点,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无疑前浪就带着鲜明传统文化色彩,而后浪就打着网络时代的强烈烙印。比如,郭敬明、韩寒、饶雪漫等写手,不仅作品拥有当前许多传统作家百倍的读者群,就连他们主编的相关刊物也同样有着极大市场空间。而对于传统文学,现在很少能够再读到像余华《许三观卖血记》、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这样的作品了。没有好的作品,刊物质量也就随之下降。传统文学领地自然也就会让随着某些人的离世,而传出悲情的搀歌。比如,当年汪曾祺的离世,就是最典型的文学的“人亡艺绝”。

传统文化中有太多直指人心的好东西。只是,从手工艺术到戏剧文学,“人亡艺绝”的悲剧,一次次上演。到底是为什么呢?道理说起来当然简单,也就是许多传统文化缺乏注入时代元素,未能真正创新罢了。还以文学为例,受囿于长期落后的专业作家体制弊端,许多作家依托着体制内的身份优势,在占据了对传统文学刊物的话语权之后,养尊处优,不求创新,最终形成文学传承的断裂。同样,这个时代之所以会成为手艺的黄昏,也就是因为那些手艺作品已经不能真正包含必须的思想艺术质地了。

在传统文化的挽歌声里,当然是建不起现代社会必须的文化大厦的。在一个不断出现“香水女生”这类的“文艺界登龙术”的浮躁年代,所有的文化艺术创作,当然离不开传统手艺人必须的那种静气,来让作品产生强大的思想力量。但与此同时,真正打破滞重落后的文化制度规则,为创作者真正提供思想创新的空间,已是当前无法绕行的选择。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出现太多的“人亡艺绝”的文化挽歌。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