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需要构建“个人”的文学场域  

2009-04-17 08:5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作是想从人变成个人”,我一直都对克里玛的这句名言满怀敬畏。无疑,这里的“个人”,包含着难能可贵的精神独立与人格自醒。

这些天,把“个人”与文学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是作家毕飞宇。他基于“个人原因”放弃了“年度小说家奖”,让今年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于遇到了“七年之痒”,引起文学界的广泛猜测与强烈关注。而自4月11日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揭晓,连日来,我也经常在网上和朋友圈中寻迹毕飞宇的消息,想揭开这里的“个人原因”之迷。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对毕飞宇,我感觉更亲近些。这里面也有些“个人原因”的,比如,我与毕飞宇都是在苏北人,后来也都在南京那座城市生活过,还曾经先后供职于南京同一家报纸的同一个部门。这些生活背景,让我觉得他笔下的“王家庄”似乎就是我的苏北故乡,让我在他那丰富多样的文本中,感受到强烈的冷静的现实批判意识。他对生活与历史的独特深邃思考,体现了当代作家难得的“独立之思想”。

有太多的“毕飞宇论”,已经证明了这个作家的文字是养得起思想,思想撑得起价值。此次毕飞宇以“个人原因”拒绝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有论者甚至预测,这种“个人原因”只不过是给大奖主办方保留一点面子罢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现在也没调查出结果,就更不敢妄加猜测。但是,我内心还是非常希望毕飞宇的“个人原因”,正是基于对一种独立、自由、纯粹、干净的文学场域的追求。

不可否认,“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这些年的确越来越被一些中国作家看重,除了不菲的奖金之外,在民间性的底色上贴上“公正、独立、创造”之类的标签,标榜着要办中国诺贝尔文学奖,的确容易成为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文学场域。当然,获得这个文学奖的一些作家,的确也很优秀。但是,我们更不能否认,“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在形成一个文学场域之后,集聚着文学圈内的一些“少数精英”,也正在积蓄着某种“文学权力”。而一个健康的文学场域,它应该是平等的,自由的,开放的,应该避免出现任何权力对异质力量造成可能的挤压的空间。

就是真的贵为诺贝尔文学奖,也是会被一些作家拒绝的。比如众所周知的萨特,就曾经拒绝诺贝尔文学奖。对此,有些学者简单认为萨特拒奖的原因是所谓“左派右派”的身份异同,其实不然。萨特就曾说,“尽管我所有同情都倾向于社会主义这方面,不过我仍然无法接受譬如说列宁奖。我很清楚,诺贝尔奖本身并不是西方集团的一项文学奖,但它事实上却成了这样的文学奖,有些事情恐怕并不是瑞典文学院的成员所能决定的。所以作家应该拒绝被转变成机构,哪怕是以接受诺贝尔奖这样令人尊敬的荣誉为其形式。”这恰恰就意味着,维护自己的独立人格与自由精神,才是萨特自觉、自愿且发自内心拒绝诺贝尔奖的原因。

诚如作家李修文所说,真正文学生活的建立,绝非是为了“团结”,而是不断的分裂,分裂,再分裂。尽管我不知道是什么“个人原因”让毕飞宇拒绝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毕飞宇是卓尔不群的,这对于文学本身而言,应该是一件好事。尽管对作家不应过度进行道德苛求,毕竟选择“名利”也是个人的自由权利。但是,写作要成为克里玛所说的那种“个人”,不仅仅需要那种“个人体验式”的写作,同样需要以“个人生活状态”,来与对世俗与庸常进行抵抗,来捍卫独立的思想与尊严,来构建“个人”纯粹而干净的文学场域。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