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微凉:手艺的漂泊

回不去了,我那并不自由的行魂

 
 
 

日志

 
 
关于我

单士兵,生于上世纪70年代后,江苏淮安人,做过高中语文教师,后供职于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媒体。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电子邮箱:mysoldier@vip.sohu.net QQ:89627547(工作事宜,闲聊莫加)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灾难文艺的边上  

2009-05-13 20:4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年的汶川,生活在悲悯与坚强的目光下。站在这个周年祭的时间节点,记忆开始倒带,那些没有到过地震现场的人们,会在有关地震的诗歌、文学、歌曲、戏剧、影视中,将那一场人间悲情定格,在细节中翻新,并思索。

汶川地震之后,灾难文艺井喷,作家与艺术家们,都很忙。“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始工。”汶川地震之后的诗歌浪潮,让这个诗歌国度的诗情获得一次彻底的释放;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地震后不到半个月,即有40余家出版社出版了90余种抗震救灾的图书。而在汶川大地震一周年到来前夕,祭奠那场灾难的文学作品,再次扎堆呈现。

文艺当然不应缺席这场灾难。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也曾说,人民养育了作家,在国家和人民遭此大难的时候,作家不能缺席。不过,不缺席,绝不是要搞文艺大跃进,特别是不能把文艺搞成向权力进献“媚语”,结果让灾难文艺出现太多的垃圾制造。比如,当初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替逝者代言,发出 “纵做鬼,也幸福”的感慨,并称“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就很不堪,让人添堵,也辱没了灾难文艺的价值。

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鲁迅这句话,其实也揭示了某种艺术规律。好作品,离不开时间沉淀,没有痛定思痛的理性与冷静,灾难文艺很可能沦于浮躁的表态式,进而有悖于文艺的伦理。在我看来,文艺工作者的身份属性,是双重的,既是公民,也是艺术家。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灾难面前,公民身份可能比艺术家的身份更重要,更本质。对于汶川地震这样的大灾难,大痛苦,文艺工作者如果仅仅把目光落在那些催生艺术的土壤上,本身就是悲哀。他们很可能在自恋于那些文艺化情境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可能再次撕裂灾民伤开,引发巨大疼痛。这倒不如积极践行公民责任更有力。

是的,灾难文艺的本质,是用于减轻疼痛、愈合伤口、留住记忆以及提供反思的。对于汶川地震而言,需要灾难文艺来承但价值使命,它真实、温暖、人性而且有思想艺术价值,来激励人心,来防止灾难记忆的风化,来提供深刻的社会警示。越是灾难文艺作品,越应该有高格的要求,越应该有高质量的保障。而对这一年灾难文艺的回顾,却发现那些真正反映地震中人的内心世界强烈冲突,揭示地震中最为复杂甚至是潜藏得极深的人性的作品,并不多见。甚至,还轻易就可以发现,一些打着文化标签的灾难文艺作品,充满空话、大话与套话,似乎更像是抗震救灾政绩的宣传。惟有人性的东西最真实,惟有真实的东西才能打动人,让人们拒绝旁观,拒绝遗忘。

这样两部有关灾难的作品,应该留给我们有益的启迪。一是钱钢先生的《唐山大地震》,于1986年出版的这本书,离灾难发生有20年了,作者以个人的体验和科学的统计,对唐山地震进行全貌展现,因为真实,才更具备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等层面的思考价值;还有一部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法国小说《鼠疫》,作家兼记者的加缪在描述发生于1940年代的那场奥兰城瘟疫灾难时,通过对人性的恶与贪欲展现,来复苏善良与温暖,从而重建起对未来的信心。这两部公认的优秀灾难文艺著作,因为是真实的、人性的,所以才是最有价值的,最具力量的。

这一年的时光,对灾区重建来说,时刻都无比急迫,但对灾难文艺来说,还是可以视为一种开始。时间让我们把现实看得更清,也能让我们更懂得,在面对贫穷、卑微、粗砺、黯淡、伤残、苦痛的生命时,如何以文化艺术的手段,让温暖的力量持续凝聚灾区,让受伤的心灵走出疼痛哀伤,如幸福之船撑出悲伤河流。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